点击关闭

国家进口-2018年中国与沙特贸易额为633.4亿美元

  • 时间:

【池志强逝世】

宗教、民族與地緣政治交錯在一起,使得以色列猶太人與阿拉伯人多次大打出手,爭奪地中海東岸土地和聖城耶路撒冷。1979年以前,伊朗和以色列同為美國盟友,將宗教差異放在一邊,一前一後攜手對付阿拉伯人。此後,隨著以色列穩穩壓制住阿拉伯國家、伊朗與美國反目成仇,中東政治生態大變。波斯人與阿拉伯人之間的衝突上升為主流,以色列則又與沙特等阿拉伯國家聯合起來,共同壓制伊朗的擴張。

目前,中東大體上可分為兩大宗教、三大民族。兩大宗教是伊斯蘭教和猶太教,少量基督教徒影響有限,可以忽略;三大民族分別是阿拉伯人、猶太人和波斯人。猶太人信仰猶太教,阿拉伯人信仰伊斯蘭教,波斯人7世紀被征服後,也改信了伊斯蘭教。伊斯蘭教與猶太教構成了中東的兩大對立陣營。

要想“一帶一路”順利推進,必須滿足兩個條件,一是確保沿線國家政治和社會穩定,二是配套基礎設施完善。為此,中國一方面積極促進中東和談,化解安全風險,另一方面大力增加投資,幫助沿線國家從事基礎建設。

伊朗波斯人信仰的,並非阿拉伯人“正宗”的遜尼派,而是具有反抗精神的什葉派。因此,波斯人與大多數阿拉伯人,雖然同屬於伊斯蘭世界,卻始終“同床異夢”。再加上伊朗被阿拉伯人征服過,且與遜尼派主導的沙特、伊拉克是近鄰,存在地緣競爭,雙方之間的衝突,實際超過伊朗與以色列的宗教對立。

伊朗民眾反美游行,來源:新華網(603888,股吧)

中東地區對中國經濟的意義,還不在於兩千多億美元的貿易額。中國目前年進出口額4.6萬億美元左右,損失兩千萬,經濟不會傷筋動骨。中東對於中國經濟的真正意義,在於原油供給。當前情況下,如果中東因為戰亂停止供油,中國將會面臨極大能源危機。

2018年,中國對歐盟進出口總額為6822億美元,對美國進出口總額為6335億美元,與中東地區的貿易額,接近占中國對歐盟、美國貿易額的1/3,已經不能小覷。

二、戰爭將削弱中國對外出口

我國石油資源開采難度大、成本高、質量低,遠遠不如進口合算。因此,近年來我國原油進口量不斷增長,2017年成為世界最大原油進口國。2018年,中國原油日消耗量1289萬桶,日產量僅為380萬,其他900萬桶都需要通過進口解決。

同期,美國對中東15國進出口額為1550億美元,僅為中國的57%。這意味如果中東被打爛了,中國的經貿損失可能比美國多近一倍。而且,美國能源漸趨自足,與中東的貿易額本來就在減少,而中國與中東貿易,則處於明顯的快速上升期,一反一正,長遠來算損失差距更大。

四、戰爭會阻斷“新絲綢之路經濟帶”

三、中東戰爭將加劇中國能源緊張

本期專欄準備從實證角度,分析一下如果美伊發生戰爭,中國對外經貿將遭受多大的衝擊。進入正題以前,有必要先瞭解中東政治格局,以及美國與中東的關係,因為如果美伊發生戰爭,絕不是兩個國家的戰爭,而是中東兩大陣營的對抗。

中東是以歐洲為坐標,對地中海東部和南部的區域稱謂,具體包括西亞和部分北非,大約18個國家、3.8億人。這一地區既是人類文明的最早發源地,又是兵家必爭之地,自古以來宗教戰爭不斷,政治衝突頻仍。進入20世紀後,能源開發又加劇了這種複雜性。

全球石油資源主要分佈在中東、北非、俄羅斯、南美和北美。為了保持進口多元化,避免依賴單一國家,中國從這些地區都進口原油。2018年,中國十大原油進口來源國分別為俄羅斯、沙特、安哥拉、伊拉克、阿曼、巴西、伊朗、科威特、委內瑞拉和美國(美國),位居五大洲。不過,中東國家所占份額,非其他國家所能相比。

從戰略上來說,這種看法確有合理之處。連美國軍政兩界,都擔心特朗普瘋狂起來,把精力耗在伊朗身上,分散了對中國的防範。但是,這隻是美伊動武對中國影響的一個側面,並非全部。實際上,從中國對外經貿格局來看,美伊動武對中國的弊,要遠遠大於利。

對於美伊最近的衝突,不少人心中有點竊喜,覺得如果兩國動起武來,美國必將再次陷入中東泥潭,幾年拔不出來,等於又送給中國一個喘息之機。美國超強時都無法兩個拳頭打人,何況現在?最起碼,特朗普政府不能集中全力,對中國進行貿易壓制了。

同時,中東原油減產會直接推升原油價格,從而使得中國原油進口整體成本大幅度上升。曾經依賴中東的美國,現在實現了頁岩氣和頁岩油革命,而且還有加拿大、墨西哥原油“保駕護航”,對中東能源的依賴程度,已經微乎其微。特朗普唯一擔心的,是中東石油過度減產,會拉升美國石油產品價格,引起選民不滿。

2016年1月,中國領導人訪問中東時承諾,將設立150億美元的中東工業化專項貸款,併為中東分別提供100億美元商業貸款和優惠貸款。當年,中國在中東地區的投資高達295億美元,遠遠超過美國投資的70億美元,成為中東地區最大的外來投資國,占當地外國投資的31.9%。

去年,中國企業受貿易戰影響,面向亞太地區的拓展受到影響,不得不將目光進一步向西轉移。2019年前11個月,中國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投資128億美元,承包工程完成營業額746億美元,新簽合同1277億美元,同比增長41.2%。從中企在以色列、沙特、巴林、阿曼、阿聯酋、伊拉克、伊朗等國的活躍程度來看,這些新投資和新合同,恐怕很多都集中在中東地區。

如果美伊戰爭打響,沙特、阿聯酋必定追隨美國,伊拉克則會一分兩半,隸屬對立陣營,伊朗是當事人,自然更躲不過。這樣看來,美伊打起來的話,必定會將中國在中東的四個最大貿易伙伴拖入戰火,至少65%的中東貿易額,將會受到嚴重衝擊。

實際上,外媒和美國政府早就看到了中國與中東的密切關聯。美國智庫大西洋(600558,股吧)理事會中東專家薩米特(Daniel J. Samet)在《外交家》雜誌撰文說,美國集中精力遏制伊朗的同時,更應註意中國在中東日益增加的影響力。特朗普政府射殺蘇萊曼尼後,美國國務院一名高級官員表示,他不認為中國會對美伊衝突幸災樂禍,因為中國在中東存在重大利益。

美國在中東地區的盟友,來源:Sky news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FX168。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在中東國家中,沙特、阿聯酋、伊朗、伊拉克、土耳其、阿曼、以色列、科威特、埃及和卡塔爾是中國十大貿易伙伴。其中,2018年中國與沙特貿易額為633.4億美元,占中國對中東貿易額的近四分之一;中國與阿聯酋貿易額為459.2億美元,占比16%。沙特、阿聯酋、伊朗、伊拉克四國,合計占中國與中東貿易額的65%。

在2013年以前,中國與中東的雙邊貿易雖然迅速,但僅是一般性的經貿往來。當“一帶一路”倡議被提出後,中國與中東的關係,立刻變得前所未有地重要。中東位於“新絲綢之路經濟帶”的必經之地,同時也影響“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末端通行,直接關係到“一帶一路”能夠順利推進,以及中國對外經貿新格局的開拓。

來源:“一帶一路”官網/《經濟日報》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中東出現大規模戰爭,損失最大的,就是最大的外來投資國。中國數百億美元的投資,上千億美元的新簽合同,都有可能隨著炮火淪為水漂;“一帶一路”工程,尤其是“新絲綢之路經濟帶”,則面臨被攔腰斬斷的危險。

1995年,雙方貿易額不足60億美元;2008年,上升到1700億美元;2018年,又猛增至2700多億美元。二十多年間,增加了四十多倍。2019年1至9月份,雙邊貿易額達2100億美元,全年有望突破2800億美元。

一、錯綜複雜的中東政治生態

從這個政治生態可知,如果美伊兩國真打起來,很可能會蔓延為兩個陣營的對抗,將整個中東都拖入戰火。這對中國是一個麻煩事。目前狀態下,中國與中東各方都沒有歷史恩怨,也沒有現實衝突,所以能夠廣泛交往,全面發展經貿合作。如果中東燃起戰火,將嚴重影響中國與中東兩大陣營、三大勢力的關係,難以協調和平衡。

2017年中國與中東首屆投資合作論壇,來源:中國網

二十年以前,中東是美國、歐洲和俄羅斯的天下,中國與中東之間的經貿往來微乎其微,對雙方都沒有明顯影響。但是最近十多年來,隨著美國、歐洲陸續撤出中東,中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中國與中東的經貿往來,出現了跨越式增長。

在以上十個國家中,中東國家有5個,占中國進口原油總量的40%。如果加上其他中東國家,接近50%。2019年,由於種種原因,中國停止從美國和委內瑞拉進口原油,缺口由中東和俄羅斯填補,中東原油占中國原油進口的比例,應該突破了50%。由此可知,如果中東出現戰爭,中國半數進口原油將無法保障,原油供應會極度緊張。

目前,如果硬要劃分陣營,那麼敘利亞阿薩德政府、伊拉克真主黨旅、也門胡塞武裝、黎巴嫩真主黨基本是支持伊朗的,巴勒斯坦哈馬斯武裝也算伊朗的一個盟友。他們背後援引的是俄羅斯。以色列、沙特、阿聯酋、巴林等則堅決團結在美國周圍,打壓伊朗。阿曼、卡塔爾、約旦在美伊之間保持中立,不願過分偏向任何一方。

總之,如果美伊動武,對中國是一把雙刃劍,既可以分散美國對中國的全面壓制,又會推升中國原油進口成本,阻斷“新絲綢之路經濟帶”,耗費中國在中東的投資。中東發生戰爭,中國無論推波助瀾還是幸災樂禍,都是一種下策。相對理想的選擇,是避免火上澆油,力促美伊談判。

當然,中國還不是最被動的。日本和韓國對中東原油的依賴度更高,進口量分別占其進口總量的90%和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