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律师演员-因此“为什么她不是主角”之类的讨论便可得到解答

  • 时间:

【郝云妻子发长文】

男女主負責完成編劇所給的人物成長線也不同,男主的成長線一般是性格上的轉變,比如過於高冷或者不通融,但這些缺點在男主原本設定的能力之下,已經無傷大雅;而女主最明顯的翻身高光時刻,或許就是與男主角擦出愛情火花。

反觀知性幹練、溫柔細膩、八面玲瓏的慄娜與職場精英、前來助羅檳一臂之力的楊帆,則愈發生動討喜,哪怕是爭議十足的藍紅,也因案件最複雜、最具話題性,讓觀眾印象深刻,人設也更具立體感。

圖片來源@豆瓣文丨一點劇讀,作者丨阿澀王鷗飾演的藍紅前腳剛下線,袁泉飾演的楊帆就霸氣加盟權璟律所了,已經成為全國知名律師的她,表示只相助羅檳(靳東飾),不受律所管理,引得慄娜(朱珠飾)乾吃飛醋。

雖然“大男主劇”“大女主劇”受歡迎程度不減,但僅將核心聚焦於主角本身,已經無法滿足觀眾對劇作品質要求的與日俱增,人物相對單薄臉譜化的配角,不利於更加深入的創作表達。於是,儘管在“單主角”或“雙主角”劇中,刻畫精彩多樣、各具魅力,經得起推敲的配角形象也是不可或缺的。

是什麼原因造成配角出彩,“女主光環”黯淡了呢?

另外,除了鮮活生動的群像塑造越來越不可忽視之外,女主似乎常被“艷壓”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即是國產劇在塑造女性角色時創作思路上的受限,缺乏對女性角色深層次的觀察與探究。

電視劇創作常以商業邏輯為導向,男主角負責解決事端、過關斬將,往往處於精英階層;女主角往往善良純真,但能力較弱,然後靠著不同於常人的優秀品質在現實中屢屢碰壁,依附於男主的搭救。

若說藍盈瑩無演技,將戴曦一角演得不討喜,怎麼也說不過去。

打破刻板印象,接受主角的不完美,才能看到真實的人性與現實的多彩;拋開創作束縛,看到更多女性角色的魅力,才能使“不完美”的女主更加討喜,更加動人。主角配角集體發光的劇作,才能挖掘群像魅力,打造爆款內容。

?但作為配角,便剔除了道德枷鎖與表達累贅,沒有過高的劇作價值承載任務,也沒有過重的人物成長線,便容易孤傲自信有之,美艷刻薄有之,溫柔怯懦有之,無情狠辣有之,百花齊放,各有各的看點與記憶點。

但也因自身過於感性與莽撞的性格,常有智商掉線,為男主添麻煩之嫌。比如聽取了羅琦的一面之詞,主觀地將其前夫定義為一個渣男,為之出謀劃策;電梯里偶遇上司兒子,在不知其身份背景的前提下,聽信了歪造故事,便建議其父母離婚……此類例子不勝枚舉,從第一集到臨近結局,戴曦的人設看似沒有什麼進步,時間一長,便顯得剛愎自用、自以為是,成了“惹禍精”。

藍盈瑩通過在清宮劇《後宮甄嬛傳》飾演的頗有心計卻本性善良的浣碧一角,在影視領域嶄露頭角,後在《虎媽貓爸》中演繹的耍盡心機“上位”的黃俐深入人心,憑藉都市醫療行業劇《外科風雲》急診科護士楊羽一角,獲得第8屆澳門國際電影電視節最佳女配角獎。

塑造女主枷鎖多,配角崛起易驚艷《甄嬛傳》《琅琊榜》等劇集讓“大女主戲”“大男主戲”等概念深入人心,一時間產生了數部以主角成長為故事主線的劇作,男女主也是選擇觀眾認可度高、影響力大的演員來擔綱,以便帶動整部劇的市場熱度。

而在這樣的背景下,觀眾觀劇的眼光似乎也要隨之改變。男女主不一定是長相最驚艷的、智商最高的、不會出錯的、包攬所有光環的那一個,而是在劇集中有不可替代的作用,背負一部分劇作輸出價值,展現其經歷命運沉浮與生活磨礪的普通人。

而近年來的劇集創作重心有所轉移,老戲骨靠演技塑造出一個個辨識度極高的靈魂角色,進而帶動劇集討論度,引發的話題性不亞於主角。比如《我的前半生》中雷佳音飾演的沒底線的老實人陳俊生,許娣飾演的貪圖富貴、舌尖嘴利的萌媽薛甄珠;《破冰行動》中王勁松飾演的大毒梟林耀東、吳剛飾演的禁毒局副局長李維民等。

若說戴曦作為女主角有推動劇情發展、深化戲劇衝突的作用,難免站在“風口浪尖”,那麼當一個不惹事不攬事的“佛系女主”會不會好一些?

因此,足不出戶、不經世事的林婉兒,就顯得不夠生動了,簡單來說,便是“戲”不在她身上。

《慶餘年》《精英律師》《大明風華》等劇皆是群像塑造極為突出的劇作。《慶餘年》中數位配角都讓觀眾感到惋惜,評論道“怎麼剛覺得他可愛怎麼就下線了呢”;群星聚集的《精英律師》,也在“下一個出場的到底是哪個演員”等期待聲中收視不減;《大明風華》中“搞笑一家人”的皇室日常也被網友津津樂道。

《精英律師》中的女性配角(或友情客串角色)競相登場、大放異彩,男主羅檳的CP也是換了又換,到底哪個更配,觀眾一時難以割捨,沒有統一答案。臨近大結局,女主戴曦(藍瑩盈飾)與羅檳的感情線仍未走入人心。

李沁飾演的林婉兒便是一個“佛系女主”。《慶餘年》是2019年年尾至今最火熱的古裝劇,跌宕起伏的劇情讓很多人欲罷不能,在王倦筆下變得更加可愛的角色們也是圈粉無數,而就在這其中,李沁飾演的女主角林婉兒卻如同一碗白開水,讓觀眾失去了討論的興趣。

因此“為什麼她不是主角”之類的討論便可得到解答,“她”或許也可以設定為主角,但這時候故事主線與劇作價值便定會有所轉移。

“為什麼某某不是女主”的聲音不絕於耳,如今國產劇女主為何如此難做?

部分網友通過不夠討喜的主角與更為出彩的配角對比,最終將矛頭指向女主演技不過關,或者“非女主長相”,其實是不夠客觀的。

“主角光環”的消減,從劇集創作上來說是向好的風向標,為了使主角更加討喜,刻意矮化配角形象的創作方式不值得提倡。

除了《精英律師》,《慶餘年》也經起了一番類似的討論。靈氣才女範若若(宋軼飾)、美艷重情的司理理(李純飾)、直率風趣的海棠朵朵(辛芷蕾飾)、手段毒辣的長公主(李小冉飾),各花入各眼,皆獲得了一眾關註。相比而言,女主林婉兒(李沁飾)的存在感稍微弱了一些。

劇中的海棠朵朵是北齊聖女,出身高貴且武功奇高,獨愛悠閑的田園生活,她與範閑在自己宮外的一間院子里喝酒聊心事的場景,宛若神仙眷侶,範閑一生所嚮往的置身事外的隱居生活也不過如此。身為北齊的間諜的司理理,容貌、手腕計謀一樣不缺,但長久身處被人利用、被人逼誘的環境中,身如浮萍,卻對範閑始終痴心一片。

作為破格進入職場的菜鳥律師,戴曦身上自然有過人之處,她可以將各種條文法律信手拈來,也永遠站在維護公平正義的第一線,可謂律所“戰鬥力”最強員工,在一眾精緻利己主義者中散髮著溫暖的光芒。

從雲合提供的數據可以看出,《精英律師》播出期間僅在微博平臺,由藍紅一角衍生的話題有兩個,由慄娜一角以至聚焦演員本身的熱搜話題有四個,而戴曦登上微博熱搜榜則是人設問題引起的大量爭議。

女主光芒被掩蓋的不止她們。在《慶餘年》和《偽裝者》中皆大放異彩的宋軼,在《心靈法醫》中飾演的女一號也面臨了網友的紛紛吐槽;《大明風華》中女主孫若微的人設也被指智商下線,反覆無常,而鄧家佳則憑藉飾演的女二號胡善祥因演技喜提熱搜。

“失色”主角與“討喜”配角《精英律師》中的戴曦因意外未拿到畢業證書,卻被羅檳看中來到律所做助理,有著堅持自我、愛憎分明的個性,常因為理念差異與羅檳發生衝突。

2017年《演員的誕生》是藍盈瑩演藝道路上的轉折點,她和凌瀟肅出演的《最愛》,仍是整季節目最經典的片段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