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媒体平台-那不排除有电影公司或是电影人会和流媒体长期绑定

  • 时间:

【春节尽量不聚会】

而這次事情,也只有歡喜這樣的影視公司有底氣能來做,因為歡喜同樣有發展自己流媒體“歡喜首映”的需求,這幾年歡喜綁定導演的作品都獨家在歡喜首映上播放,甚至開始與優愛騰搶奪一些熱門影片的網絡播映權。

其實對於上游公司來說,只要有人能給我穩定的收益,賣給誰並不重要。而且對於歡喜綁定的這幾個導游,包括徐崢和“囧”系列電影的票房號召力,也很難有中下游聯合起來說我們以後肯定不合作。

最擔心的無疑是中游和下游。對於中游的宣發來說,你要是電影不在影院放,以後還要什麼發行公司?甚至營銷公司的業務也會受到衝擊,因為流媒體對於內容的宣傳有自己的套路和打法,作品在流媒體平臺之外的業務需求,可能並不會很多。

用戶的快速增長終將會有盡頭,因此對於現在眾多互聯網產品來說,拉新是一個大問題。頭條系此役不僅嘗試了新的內容來源模式,打出了聲量和口碑,也能試驗這6億人民幣的拉新效果。

但是即便沒有這個事情,發行公司式微也是一個大勢所趨的事情。在2019年電影行業的年度復盤裡(誰是2019年最騷的電影?),圈裡局外就提到,因為互聯網的影響,發行公司話語權越來越弱,未來可能會發生髮行公司減少並和營銷公司合併的情況,宣發不分家。

除涉足綜藝外,頭條系也早早盯上了影視行業。字節跳動旗下的北京字跳網絡技術有限公司,成為原本今年春節檔熱門電影《唐人街探案3》(現已撤檔)的出品方。就在20天前,由著名英劇《神探夏洛克》製作團隊全新創作的年度巨制《德古拉》(Dracula) 通過西瓜視頻全網獨家上線,與Netflix全球同步播出。

對於下游來說,無疑這次受損最為嚴重,因為這種至少15億+體量的影片上線流媒體,那麼下游一分錢都分不到。單部影片並不值得擔憂,如果開了這個頭,那麼會不會有更多的影片來做這個事情?那到時候影院就更難活了。

雖然西瓜視頻目前還與愛優騰存在相當大的差距,但在這場長視頻戰爭中,歡喜傳媒已經做出了選擇。更令人擔憂的是,虧損壓力下,騰訊視頻、愛奇藝正在試探漲價,如果此時,頭條系作為免費內容的供應商殺出,勢必會打破原有的競爭格局。

對於長視頻平臺而言,內容是行業競爭唯一壁壘,為了爭奪市場,愛騰優費盡心思購買版權、自製內容,以解決短視頻平臺搶走的流量以及增長放緩的會員數。就在2018年8月份,西瓜視頻宣佈投入40億元進軍自製綜藝領域,戰爭就此打響。

從此次協議內容來看,歡喜未來的作品將大量輸送至頭條系的產品下,豐富其內容儲備,而字節跳動在今日頭條、西瓜視頻等平臺內為歡喜首映平臺設立獨立入口進行導流。同時,雙方將共同出資製作購買影視內容的新媒體版權,共建院線頻道,共同打造“首映”流媒體平臺。

平地一聲驚雷,該來的還是來了。大年三十,師老師正穿著秋褲準備貼對聯,手機就炸了。《囧媽》宣佈在將在大年初一免費在頭條系平臺抖音、西瓜視頻、今日頭條以及出品方歡喜首映四大視頻平臺進行網絡放映。

鈦媒體註:本文來源於微信公眾號圈裡局外(ID:Truth-Be-Told-),作者:師燁東、局姐,鈦媒體經授權發佈。

所以《囧媽》對於電影行業能產生什麼樣的影響,關鍵就在於是否僅此一例,還是會有人跟著吃螃蟹。

說說對電影行業可能產生什麼影響。

但這也這不是新鮮事,我們看看美國那邊院線和奈飛吵吵了這麼多年,對於電影行業暫時還沒有產生量變和質變的影響,但是內容越來越多的往線上走,是一個大勢所趨又存在著微妙平衡的事情。

去年底的時候,圈裡局外寫稿子還在推測,如果之後有著名導演的大片敢於在流媒體率先上線,那麼流媒體和電影的格局可能會繼續生變(互聯網,如何摧毀與重塑中國的電影生態)。沒想到這個春節的疫情帶來了“天時”。電影從業人員為何如此生氣?這一次會對電影行業產生什麼本質變化嗎?

歡喜這一波操作的確迅雷不及掩耳。先是臨時宣佈提檔大年三十引發跟進,在上映前一天大家集體撤檔,隨後宣佈因影片不能上映中止保底協議,轉手6.3億賣給字節跳動,賣了也就算了,還是免費。

歡喜站隊,流媒體風雲莫測現在比電影行業更緊張的可能是優愛騰這樣的一線流媒體。

對於主要出品方歡喜和徐崢的公司真樂道來說,這一筆生意肯定是穩賺不賠。上映前大家在看片後對影片的票房預測基本都在春節檔第三,《唐探3》和《奪冠》之後,20億上下的水平。撤檔再上映,沒有春節檔的加成,很難說影片最終票房能否超過20億。而現在賣出6.3億,大約相當於16億的票房收成,而且還不需要像院線電影那樣等結算。賺的穩,賺的早。

但是目前來看,如果《囧媽》賣到6億的話,《奪冠》和《唐探3》的類似打包售價可能超過8億甚至是10億,中國在文娛賽道上有這麼大現金流乾這個事情的公司並不多。而且也沒有那麼多影視公司就能下定決心惹怒院線去做這樣的嘗試。歡喜自己有流媒體,有後路,大部分上游公司現在還是得靠在院線上映。

中下游從業者情緒激動對於院線方面來說,今年春節影片全撤,影投、影院逐漸關門,最掙錢的一個檔期就這麼沒了,而一個體量尚可的影片居然免費上了流媒體,未來影院一分錢都賺不到,難免產生《囧媽》“落井下石”的感覺。

師老師粗粗看了眼朋友圈和從業者的微信群,院線和影院的下游方基本都非常震驚,斥責之聲不絕於耳,不少人在微信群里罵娘。最樂觀的院線人,發了個“迎接挑戰”,但是估計內心也是MMP。

就是不知道發行方現在內心是否穩定。前期的投入應該都算打了水漂了,不知道有沒有補償。

不過頭條系現在是真的不缺錢,電影公司現在又是真的很缺錢。所以一旦頭條能驗證這條路的商業模式能走通,那不排除有電影公司或是電影人會和流媒體長期綁定。

要知道,字節跳動今天可是乾成了優愛騰一直想乾但是沒乾的事情。頭條系對長視頻的野心呼之欲出。

看分析。“院線和影院的人已經炸窩了”。一位影視公司高層告訴師老師,“院線和影院的人已經炸窩了”。

“在短視頻平臺追劇”成為2019年的一股風潮。2019年,抖音日活用戶從2.5億增長至4億,全年增長約60%。至此,頭條系旗下的視頻平臺有了重新調整洗牌的底氣。

在頭條系的矩陣里多個視頻產品,最初抖音平臺的時長僅為15秒,只有粉絲量超過1000才有權限申請1分鐘以內的短視頻;西瓜視頻的設定是以2-5分鐘的小視頻。2019年,抖音多番試探,視頻時長從1分鐘推至5分鐘,再測試15分鐘。

院線和影院方已經炸鍋。與上次樂視網(300104,股吧)遭遇集體抵制不同,歡喜和頭條這次是先斬後奏:我已經決定好了,錢也收了,給你們通知一下。

打開西瓜視頻,在一級欄目中,電影、電視劇排在最顯眼的位置上。其中,不乏經典劇目,包括電影《葉問3》《港囧》《戰狼》,電視劇《絕代雙驕》《亮劍》(獨播)等等。

同一時間,《囧媽》主要出品方歡喜傳媒發佈公告,與頭條系母公司字節跳動展開合作,字節跳動將支付至少6.3億元人民幣。歡喜傳媒股價直線拉升,目前漲幅超過43%,歡喜傳媒今天半天市值漲了將近20億港幣,這筆生意做得真是賺上加賺。

現在官方是什麼態度,我們也並不知道。所以短期來看,這是一次嘗試,效果幾何並不確定,也不一定能有人繼續跟進;如果對於流媒體來說,這個事情在盈利、變現或是資本市場講故事上能走通了,那這次事情就是開了一道改變行業格局的口子,就需要重新討論了。

回頭看,西瓜對PGC內容也覬覦已久。早在2018年10月的西瓜就在PLAY視頻嘉年華上,發佈了九檔綜藝片單,包括原生綜藝《頭號任務》《考不好沒關係?》以及7檔微綜藝《西瓜拌飯》《侶行·翻滾吧非洲》等等,合作方包括與優酷關係密切的銀河酷娛、侶行團隊。

2019年底,火山小視頻搖身一變成為“抖音火山版”,內容也嵌入抖音當中。而伴隨抖音視頻時間越來越長,西瓜視頻也吹響長視頻的號角。

優愛騰同樣被打了個措手不及。要知道,字節跳動對長視頻一直虎視眈眈,這一次,他們乾成了優愛騰都沒能幹成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