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寨子部队-一座高3米、宽1.3米的木桥建了起来

  • 时间:

【作家李心田去世】

部隊離開後,少寨群眾為木橋取名“紅軍橋”,並定下寨規好好保護它。“16歲開始過來打下手,我也記不清自己修過多少次橋,所有工序都乾過。”前些年,吳錫焰自掏腰包,特意請人在橋頭立下一塊石碑,刻上了木橋的名字。他說:“要讓後輩記住它的來歷,讓這筆寶貴的紅色遺產永遠流傳下去。”

河水冰冷刺骨,場面熱火朝天。年輕力壯的老鄉和戰士們泡在水裡打樁,老人們則在河灘上生起幾堆篝火,招呼大家上岸取暖……軍民齊心,其利斷金。短短半天時間,一座高3米、寬1.3米的木橋建了起來。傍晚時分,大部隊順利過河。

“不要怕,我們是工農紅軍,專門為窮人打天下的。”儘管衣衫襤褸,卻說話和氣、舉止文明,絲毫不像打家劫舍的匪徒,老人們斷定,來的不是壞人。午飯後,村民們陸續回到寨子,卸掉家裡的門板,砍倒山上的大樹,他們要為紅軍搭起一座新橋。

《 人民日報 》( 2019年07月09日04 版)

1934年12月14日上午,一支紅軍先遣部隊抵達少寨,發現河上的小木橋破舊不堪,而且橋板已被敵軍抽走,無法承載大部隊通行。正準備向當地群眾求援時,發現整個寨子只剩下幾位老人。原來,在紅軍抵達前,國民黨反動派放出“赤匪”風聲,嚇得老百姓紛紛躲進山洞。

“把身上的棉衣泡進水裡,撈起來就往火上撲,就這樣保住了我們的磚瓦房。”從小聽父輩講故事的吳錫焰已聽得耳熟能詳。當晚,一位年輕戰士不慎引發火災,儘管全體將士奮力撲救,大火還是把寨子里的茅草屋燒得所剩無幾。

如今,在木橋下游200米處,建起了一座能跑汽車的公路橋。而老木橋的使命沒有結束,在它的見證下,紅軍當年留下的承諾,正一步步變為現實。

第二天一大早,紅軍挨家挨戶上門道歉,並從微薄的軍餉中擠出銀元,照價賠償給受災群眾,“如果革命取得了勝利,我們要讓大家都過上好日子。”

就在同一天,中央紅軍勝利奪取黎平城。3天后,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城裡召開會議,討論紅軍的進軍路線問題。會議採納了毛澤東的意見,決定放棄與紅二、紅六軍團會合的原定計劃。這次會議扭轉了紅軍自長征以來的被動局面,為遵義會議召開作了重要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