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拐枣带动-同时带动其他镇办种植发展桃产业

  • 时间:

【台风专用记者】

“我們這個杏仁長在沙土與黃土結合地,礦物質元素比長在土地的那些杏仁高,土壤條件在全國也是獨一無二的。”榆林好婆姨農業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韓輝語言中透著自豪。

馮立芸的舉動,為廣大貧困戶送上了“定心丸”。漢陰縣雙河口鎮石家溝村委會為解決產品銷路問題,和馮立芸簽訂合作協議,將該村作為重要原料種植供應基地,進行保底保護回收,徹底解決了發展產業後顧之憂。

拐棗成了“定心丸”拐棗,別名雞爪子、龍爪、彎撈撈等,果柄含多量葡萄糖和蘋果酸鉀,可生食或釀酒;在我省商洛、安康、漢中等秦嶺山地,當地群眾種植歷史悠久,食用和藥用價值十分豐富。這樣的東西,即使在網上,一大把不到5塊錢。可記者在展覽現場看到了一款用拐棗釀出來的酒,一瓶一斤裝的就賣到499元。

如今,在榆林,小杏仁被做成了大產業。韓輝給記者算著經濟賬:“我們創立了‘公司+合作社+農戶’的產業化扶貧模式,直接帶動農戶127戶,其中貧困戶76戶,年帶動農民增收380多萬元,戶均增收3萬元,人均7500元,貧困農民基本實現了脫貧致富目標。同時,公司生產種植規模也由2011年的不足600畝,增加到1200多畝,總資產由140萬元,增加到800多萬元,擴大了5.8倍。”

桃子變身“金果果”“你看這個桃子,生長全程無公害。”銅川展位上幾十個紅艷艷的桃子,整齊地放在包裝精美的箱子里,格外引人喜愛。銅川市王益區孟農果業專業合作社崔粉娥告訴記者,其中一個叫全家福的禮盒,6個桃子賣168元,單個桃子價格就達28元。

小杏仁做成大產業沙漠里能種什麼?在本次展會上,記者在榆林展位找到了答案——杏仁。

如今,孟薑塬村的桃園規模已達4000餘畝,年產優質鮮桃3500餘噸,產值3000萬元,桃農人均收入達1.2萬元。村上成立了10多個企業、合作社,對果品進行統一收購、統一包裝、統一銷售,同時帶動其他鎮辦種植髮展桃產業,還帶動了28個貧困戶,每人每年可得分紅1000元。

本報記者石喻涵實習生褚文強

銅川市王益區孟薑塬村地勢東南北高西邊低,光照充分,黃土深厚肥沃,具有種植桃樹得天獨厚的優越條件。崔粉娥說:“從前種桃都是靠天吃飯,提籃叫賣,一斤2-3塊錢。現在桃子的商品率達到了50%—60%,都是按盒賣。”

“我們充分挖掘了拐棗的藥用價值和食用價值。”安康市頤品莊園農業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馮立芸在深圳創業成功後,打算回到家鄉安康為老家辦點實實在在的事。“我們企業每年都需要大量拐棗原料釀酒,這些拐棗酒在南方特別受歡迎,因為我們是採用會員制的方式,在深圳、廣州等城市都出現了供不應求的情況。”

她給記者介紹,該村與西北農林科技大學和陝西果樹研究所合作,指導桃農科學管理,隨著土壤改良、優質品種的不斷推廣引進,“孟薑紅”甜桃在市場中頗受歡迎。

南京國際展覽中心E館內的2019蘇陝扶貧協作陝西名優產品展銷活動上,陝北的小伙為客人現場熬制羊肉湯,漢中寧強的姑娘穿上漂亮的服飾為客人奉茶。特產琳琅滿目,有寶雞的蟲草雞蛋、洛川的蘋果脆片、興平的便攜辣子粉、銅川的精美瓷器擺件、富平的羊奶餅干等。熱鬧展會的背後,是一段段蘇陝協作下的脫貧攻堅故事。

“我們採用‘農戶+商戶+合作社’的形式,帶動了325戶貧困戶。”馮立芸介紹,一棵拐棗樹在成熟後,一畝地年收益將達6000多元。

2010年,韓輝和妻子成立了公司,並承包了1.2萬畝杏仁生產基地。每年春季,夫妻倆雇佣周圍村民除草、施肥、修剪、圍坑、打藥……隨著公司的發展,市場的需求量也越來越大,承包的杏仁生產基地已經不能滿足需求,他們又與農戶簽約3萬多畝大扁杏栽植合同,不僅帶動了當地的經濟發展,也為當地農民帶來了不少實實在在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