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书记家风-(图:重庆保时捷女车主的丈夫童小华

  • 时间:

【阿根廷比索大跌】

童所長剛被輿論關註時,有人曝光其是“耙耳朵”、怕老婆。童所長被免職後,又有網友評論:女司機那一巴掌,由童所長“打”,也許就沒有今天。

今天下午,重慶市公安局對“保時捷女車主夫婦調查處理情況”進行了通報。通報涉及兩人家庭、財產、保時捷車交通違法處理核查、女車主李月從業等諸多情況,可謂查了個“底兒掉”。

(圖:7月30日上午,重慶渝北區兩路附近,一位駕駛紅色保時捷的女子在掉頭時與另一輛車的男司機發生口角。網傳視頻顯示,女子先出手給男司機一耳光,男子也反手扇了該女子一耳光,女子的帽子也被扇飛。)

乍一看去,童所長沒有給妻子的交通違章行為“開綠燈”,保時捷女車主“紅燈我都是闖,打個電話全部改”的叫囂,大概率是吹牛。而且,目前調查也沒有發現,他有利用職務之便“恐嚇”男司機的行為,其妻子的生意伙伴,也沒有涉黑涉惡情況。難怪有一些網友問:童所長被免職,是不是有點“冤”?

說到底,家風什麼樣,要看領導幹部的作風帶了什麼頭。

不冤。因為,通報中有這樣一句話——調查發現,童小華在擔任派出所所長期間“涉嫌其他違紀問題”。

通報顯示,李月之夫、重慶渝北區公安分局石船派出所所長童小華被組織上決定免職,並予以立案調查。

(圖:“嚴書記”一審以受賄罪獲刑10年,並處罰金60萬元,其當庭表示認罪悔罪。)

可這副官太太的十足“霸氣”,換來的是輿論群嘲與組織調查。今年8月2日,“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嚴書記——真實身份是四川省廣安市委原副書記嚴春風,因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年,並處罰金人民幣60萬元。

(圖:重慶保時捷女車主的丈夫童小華。)

習總書記談作風時曾指出,作風問題都與公私問題有聯繫,都與公款、公權有關係。公款姓公,一分一釐都不能亂花;公權為民,一絲一毫都不能私用。領導幹部必須時刻清楚這一點,做到公私分明、克己奉公、嚴格自律。平心而論,多數“落馬”幹部起初對黨紀國法也許是敬畏的,但對家人的狐假虎威卻束手無策。劉鐵男就曾經這樣談自己的兒子:“開始我還很嚴厲,後來就不怎麼管了。”這種無奈看似有理,卻不值得同情。

這句話怎麼理解?當然不是字面意義的“打”。而是假設童所長,當初對妻子的傲慢驕縱“冒頭就打”,對家人的囂張氣焰“當下就滅”,好作風、好家風形成良性互動,會有後續一連串的悲劇和鬧劇嗎?

保時捷女車主一巴掌,童所長被免職,被“坑”的丈夫冤不冤?

那名重慶男司機當初不會想到,自己的一巴掌,扇掉了兩頂帽子。

去年5月,一張幼兒園微信群截圖在互聯網上瘋傳。截圖裡,一名家長要求老師當著所有師生給自家孩子道歉,否則就要通知領導給她解釋,“你對嚴書記的女兒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欲保“大家”平安,先從“小家”做起!

這個再明白不過的道理,可惜不止“嚴書記”、“童所長”,個別黨和國家的高級領導幹部也沒有悟透,最終落得個“父子齊伸手、夫妻全入監”。

童所長的“其他違紀問題”,終會水落石出。但警鐘必須長鳴,從嚴治黨永遠在路上。在此過程中,長安君認為,重慶公安情況通報中的最後一句提示,意味深長,請君牢記——

身為領導幹部,必須正家風。提到家風,有些人也許不以為然,認為自家獨門小戶,談不上家風;有人覺得家風不過是私事,提要求是管得太寬。長安君不想講大道理,只舉一個曾被網友笑稱讓童所長“瑟瑟發抖”的例子。

在此,長安君奉勸還沒有冒頭的“嚴書記”、“童所長”們,在行權用權之餘,想想“修身齊家”這四個字。必須牢記,作風問題不是選答題。黨的作風就是黨的形象,關係人心向背。一個領導幹部的作風有問題,不但會帶壞一個家庭,更會因為這種“與人民群眾的隔離”,而使我們的黨失去根基、失去血脈、失去力量。

孔子說得好,“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雖令不從”。家人不服管,原因還是自己作風有虧!

相反,許多黨和國家領導人以良好的家風,讓子孫代代受益。

毛澤東同志生前對子女要求十分嚴格,不讓自己的孩子吃“中竈”,不許他們經商,不許他們搞特殊化,讓他們親身參加勞動接受鍛煉;周恩來同志提出“十條家規”,要求親人“在任何場合都不要說出與總理的關係,不要炫耀自己”;鄧小平同志的一句話,讓女兒鄧林難以忘懷:“父親對我們的要求是國家法律不能侵犯,我們家的孩子要守法,要謹慎。”

家風好,就能家道興盛、和順美滿;家風差,難免殃及子孫、貽害社會,正所謂“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習總書記的話,一語中的,字字珠璣。

換句話說,對童所長“免職”加“立案調查”,不是為了平息輿論,而是發現了其他違紀線索。

這例子的主角你不會陌生,他叫“嚴書記”。

她們異於常人的行為,與背後的掌權者很難無關。如果權力足夠自律,會表現出如此令人匪夷所思的戲劇效果嗎?

說一千道一萬,老百姓對“嚴書記”、“童所長”及其夫人的沸騰民議,背後是對不良作風的反感、對特權“撐腰”的痛恨。

習總書記說:領導幹部的家風,不是個人小事、家庭私事,而是領導幹部作風的重要表現。領導家人威風八面的底氣何來?來自縱容包庇,來自視而不見,來自蓄意而為。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邪魅狂狷”,家人有問題,領導幹部往往是“共犯”,也不乏有人因“寵妻成痴”“愛子心切”,突破了原則底線。所以總書記曾多次告誡:領導幹部要把家風建設擺在重要位置,廉潔修身,廉潔齊家,防止“枕邊風”成為貪腐的導火索,防止子女打著自己的旗號非法牟利,防止身邊人把自己“拉下水”。

(圖:2016年11月,安徽省合肥市某區領導幹部和家屬在家風建設倡議書上簽名承諾。)

在保時捷女車主事件中,童所長一直是個“背景板”。最終卻被追責,看上去有幾分“偶然”,但“自身行得正、才不怕影歪”。更何況長安君(微信ID: Changan-j)認為,作為公職人員要是在家風、作風這“兩風”上出了問題,自身前途必然搖搖欲墜!

“嚴書記”落馬,“童所長”被查,看似是夫人偶發事件的“實力坑夫”。但偶然中是必然。試想,如果兩人在家在外,都處處謙虛謹慎,會有夫人習慣了飛揚跋扈嗎?如果兩人於公於私,時時牢記克己奉公,會有家人扮演著“狐假虎威”嗎?

國家發改委原副主任、國家能源局原局長劉鐵男在受審時曾經懺悔害了兒子,其子劉德成曾坦言“他的官越大,我的錢越多”;在重慶原市委書記薄熙來的判決書里,其妻薄谷開來的名字出現282次,法庭認定,1999年至2012年,薄熙來明知並認可薄谷開來收受大連實德集團老闆財物摺合人民幣1933萬餘元。

一頂,是保時捷女車主的草帽;一頂,是其丈夫“童所長”的官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