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成功日记-看了新氧医美App上的整容“美丽日记

  • 时间:

【津巴布韦总统去世】

在所謂“顏值即正義”的誘導下,手術刀下的“美”批量生產,仿佛不可遏阻。相比於過去學生瞞著家長去醫院整容,現在卻是家長主動帶孩子“做臉”。整容何以能對家長和孩子形成“雙吸引”?是什麼力量從中推波助瀾,片面定義“看臉的世界”?

不惜重金投入孩子的顏值,多方比較、反覆尋找整容良法,讓不少公司嗅到商機。不少機構紛紛入駐醫美平臺,發佈整容信息,宣揚整容益處,極力吸引家長眼球,一些與之相關的App也不斷出現。

在資本主導的營銷盛宴中,線上搜索的便捷與線下的醫療服務無縫對接,吸引了“互聯網一代”的部分家長。一篇篇“精準定位”的“美麗日記”鏈接著整容醫院、醫生和產品,家長一點擊,網頁就跳轉至醫美產品購買頁面。

萌萌是整容學生中的一員。做過眼部整容手術的她,如今擁有漂亮的雙眼皮,眼角也開得大大的。因為“顏值在線”,她的信心指數飆升,“現在跟周圍人交往,不再碰到愛答不理的情況了”。萌萌說,大二暑假時,家裡人得知年輕人現在流行微整容,於是幫她“彌補缺憾”,花了1萬元給她眼部“做了提升”。

“明星效應”“網紅效應”的價值傳導,也讓“看臉”變得愈加盛行。“在人人都可以當網紅、網紅經濟日益火熱的時代,整容社區越來越多。部分人被‘真情實感的整容日記’和‘網紅整容勵志走上成功之路’所誤導,以為成功與美、成功與成名之間有必然的關係。”顧駿說。

“美麗的人更接近成功”, 資本定義“看臉的世界”

隨著青春流逝,顏值帶來的所謂競爭力會逐漸減弱,高顏值可能會成為“敲門磚”,但絕不是“金飯碗”。與其說這是個“看臉的世界”,不如說這是個“看能力的世界”。永葆競爭力、永不會褪色的,唯有氣質和才華、修養和能力。(童雯婷 何宛豫)

對此,上海大學社會學教授顧駿表示,對顏值過度認同的心態值得警惕,它將誤導孩子不再註重內心的修煉,幻想通過整容捷徑“一步登天”。家長支持孩子在容貌上的改變,看似饋贈一份禮物,實則對孩子內在能力缺乏信心。

漂亮可兌換成“前程”,顏值“充值”也就成為最好的饋贈。作為給孩子的獎勵或禮物,有的家長對孩子承諾,考試考得好,就“送一個雙眼皮”。

從不太同意在自家孩子臉上“動刀子”,到全力支持孩子“刷新形象”,不難看出家長們的“深謀遠慮”:有了漂亮臉蛋,大學畢業時可以在萬千求職者中脫穎而出;在“顏值就是競爭力”的婚戀市場中,同樣可以掌握更多主動權。

“送你一個雙眼皮”, 家長日漸熱衷帶孩子整容

顏值提高,可增強孩子的社會競爭力,這種觀念與“補課從娃娃抓起”如出一轍。由於競爭壓力提前,當下越來越多的家長對孩子的相貌開始過度焦慮,傾向於改變長相上的不利因素。

高考一結束,整容醫生就開始忙碌起來。“光幫小姑娘割雙眼皮,一天要做七八台手術。”江西省婦幼保健院美容科主任黃和平說,每逢暑假,高考畢業生和大學生來整容的特別多。

李白詩雲:“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而在今天, “網紅臉”、“濾鏡美顏”、“馬甲線”等大眾化審美,窄化了人們的審美觀,整容成災。有人整容成癮,需要定期“回爐重造”。一些人的醫美保養、微整形保養已成一種每年都要“返工”的常態,變為一種生活方式。

顧駿認為,現在不少大學生認可“整容可以變美,而美麗的人更接近成功”,這其實是接受了市場引導和商家灌輸的價值觀。今天的很多消費,都是資本助推引發焦慮而人為製造出的。

一些家長告訴記者,有整容界“小紅書”之稱的新氧醫美App,以其垂直搜索的便利性、分享互動的運營模式和明星光環,逐漸成為整容市場的“獨角獸”。他們說,看了新氧醫美App上的整容“美麗日記”,感到“終於為孩子找對了路”。

在北京某連鎖整形醫院大廳,藝術生小欣稱,為了今後自己的職業更好更順發展,她的父親連著好幾周上網查資料,到處打聽,搜尋靠譜的整容醫院和效果良好的整容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