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沙漠-他们称孙祯元为“榆林樟子松之父

  • 时间:

【华为麒麟990芯片】

毛烏素,我國四大沙地之一,近一半在陝西榆林。上世紀中期,整個榆林天然林才60萬畝,沙區植被覆蓋度僅1.8%。打小在榆林靖邊縣長大的張立強,兒時記憶里一直是“地上無根草,四季狂風吹”。

陝西省林業局黨組書記、局長黨雙忍說:“榆林綠,是草灌鎖沙的綠,是‘久久為功、科學治理’的綠。與全省其他區域比,榆林綠還只是淺綠,但它,代表了塞上明珠的新生與未來。”

政策激勵,百姓築成治沙大業基石

“我們就是一個同心圓,為治沙而生。”從組建至今,補浪河女子民兵治沙連累計推平沙丘800多座,營造防風固沙林帶33條,修築飲水渠35公里,讓14425畝荒沙披上了綠裝。

依靠科技,攻破重重難題“今天風有六級,空中竟然沒有沙粒。”看著嘩嘩作響的樟子松,張立強感嘆不已。他蹲到地上扒開浮層乾沙,指著露出的濕沙說:“前兩天下的雨,樟子松根系發達,你看,水都蓄住了。”

《 人民日報 》( 2019年09月08日01 版)

依靠科學技術,這片土地上的人們,還解決了沙區造林的諸多難題:為掌握榆林毛烏素沙地風沙移動規律及飛播作業技術,陝西省治沙研究所研究員漆建忠10年積累10多萬項數據;為解決荒漠地區種植物種單一問題,榆林市林業科學研究所高級工程師朱序弼多年來引種培育林木花卉植物1840多種……

全國“三八”綠化獎章、全國“三八”紅旗手、全國勞動模範、世界優秀林農獎……母親牛玉琴,是張立強最崇拜的英雄。“母親的榮譽我這輩子是超不過了。”張立強說,母親得的獎,多得數不過來。

久久為功,一代接著一代乾沙漠里能建高速公路?驅車行駛在穿越毛烏素沙地的榆靖高速上,要不是張立強提醒,一點都沒想到,眼前正是我國第一條沙漠高速公路。

樟子松是榆林防風固沙的利器。西北地區引種成功樟子鬆林,結束了榆林沙區沒有常綠喬木的歷史。榆林人說,這多虧了孫禎元。他們稱孫禎元為“榆林樟子松之父”。

牛玉琴這輩子植了多少樹,更是數不清。

席永翠兌現了當年的承諾,先後把三個外甥女、兩個侄女送到原來自己治沙的大水灣。

張家旺走了,三個兒子頂上。張立強最小,只有10歲。“我記得母親去沙漠里種樹,不管風沙多大,太陽多曬,永遠都樂呵呵的。我就在旁邊幫著工人扶樹苗,搭棚子。”

在最困難的時候,家裡欠債,債主上門,就算借米糠充饑,牛玉琴也不把小樹苗賣了換錢。牛玉琴的樹,一棵棵在沙漠扎根,如今種植面積已達11萬畝。她將丈夫生前畫下的造林版圖擴大了好幾倍。

樟子松在這裡能不能大面積推廣?1978年,孫禎元主動要求調到陝西省林科院治沙研究所,在政府大力支持下,在榆林市區周邊種了1萬多畝試驗林。“引種很順利,但在隨後的幼苗生長環節遇到極大困難:每年春天栽植的樟子松幼苗,在第一年越冬時會大面積死亡。”

如今,張立強從古稀之年的母親手中接過了防沙治沙接力棒。張立強正上大學的兒子張繼功,讀的是山西農業大學園林專業。張繼功的名字是爺爺取的,他和其他三個堂兄弟名字的第三個字連起來,就是“林業成功”。

怎麼解決這個問題?孫禎元帶著助手深入大興安嶺天然林區,和林區工人們同吃同住,調查樟子松的生物生態學特性,採集土壤和樹幹解析圓盤樣品近百斤。當孫禎元一行在杳無人煙的原始森林中步行20多公里,到最近的郵遞所去寄這些樣品時,郵遞所工作人員開始還以為他們非瘋即傻。

1979年,女子民兵治沙連第二任指導員席永翠作為“全國新長征突擊手”和“三八紅旗手”,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受到中央領導同志的親切接見。一位中央領導同志語重心長地對她說:“與沙漠搏鬥可得需要幾代人的努力呀!”席永翠堅定回答:“等我老了,就把孩子送去治沙。”

在榆林,治沙的故事如綠色綿延,層出不窮。這裡先後涌現全國防沙治沙先進個人和集體43個,省級200多個,市縣級1800多個。

“1961年,我從北京林學院畢業來到榆林後,想起我的老師關君蔚和沈國舫,他們曾經在榆林試種過樟子松,這給我提供了思路。”雖耄耋已至,滿頭銀髮的孫老依然矍鑠。

新中國成立後,榆林幹部群眾以“水滴石穿治沙,百折不撓造林”的精神,探索運用“網格治沙”“天地一體飛播造林”“樟子松六位一體造林”等治沙技術,使860萬畝流沙披上了綠裝,沙區植被覆蓋度提高到60%。陝西的綠色版圖,向北推進了400公里。

“最初十年,我們艱苦奮鬥,與天鬥、與地鬥,與各種自然災害鬥。從煤油燈下的掃盲,到馬燈下的夜校;從全連60多人一年僅有20多塊錢醫葯費,到自己種植各種中草藥治病……”第一代老民兵賀莎蓮回憶。

朝著毛烏素沙地,無人機一路北飛。張立強手中的顯示屏上,只見綠海無邊,炊煙裊裊。

同為靖邊縣農民的郭成旺,一家四代,三十五年如一日,終將4.5萬畝沙地染綠;定邊縣農民石光銀聯合其他農戶,成立了農民治沙公司,把治沙與致富緊密結合,綜合治理荒沙、鹼灘20餘萬畝……“誰治理、誰經營、誰受益”“治理成果可以轉讓、繼承”,在國家先後制定的一系列有關防沙治沙激勵政策帶動下,百姓成為榆林治沙事業成功的堅強基石。

“變化太大了,哪還看得出過去的沙漠。”張立強說,十幾年前道路兩旁還是一望無際的黃沙梁,印象最深的就是成片成片的用來固定沙丘的草方格沙障,就像有人在沙漠上繪製了一張巨型表格。“那些‘格格’現在看不到了,現在都是茂密的樹林。”

就是通過無數次這樣看似“瘋傻”的努力,孫禎元和他的團隊終於剋服了重重難題,此後10年間,攻剋了樟子松引種育苗、造林試驗、擴大試驗等重重難關。目前,樟子松種植面積已達150萬畝,壽命短、易生蟲的第一代植樹造林主要樹種楊樹漸被替代。

女子民兵治沙連的老兵們說:“只要治沙需要,我們還要把孫女、外孫女送到連隊。”

40多年,300多人,一茬又一茬女兵,就這樣用柔嫩的雙手,硬是將昔日一塊塊寸草不生、荒無人煙的荒漠沙灘變成了林茂糧豐、渠系配套的綠色田野。

其實,在治沙造林前,張家已是靖邊縣東坑鎮金雞沙村第一家萬元戶,可以生活得很輕鬆。上世紀80年代,荒山荒沙可劃撥到戶,誰治理誰受益。張家旺毅然將積蓄和精力都用在了買樹苗造林上。他告訴兒女們:“環境不變,咱的萬元戶也當不久。如果把沙治了,不僅咱家富,咱村的人也都能富。”

“樹,我不能賣;人,我不改嫁。”1988年,丈夫張家旺倒在造林工地上後,面對前來勸說的人,牛玉琴就這一句話。治沙造林是她和丈夫共同的夢。

1974年5月,為改變惡劣的生存環境,54名平均年齡18歲的女民兵響應毛主席“植樹造林,綠化祖國”的號召,來到當時風沙侵蝕最嚴重的補浪河黑風口安營扎寨,開始了搏戰風沙的艱難歷程。

落日時分,從公路西北邊飄來集合的號角聲。榆林人都知道,那是榆陽區補浪河女子民兵治沙連的“集結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