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中学活动-广东实验中学针对学生道德成长过程中出现的问题

  • 时间:

【香港警员参加庆典】

這樣的改變是由於他在圓點公益中的成長,圓點公益有許多活動,學生們有多樣的身份設計和不同場合的社會實踐體驗。冬至那天,陳治明作為會場秩序維護志願者和同學們一起參與了一個社區活動,陳治明一邊要引導參與活動的群眾認真聽指揮,又要維持會場紀律和秩序,還要偶爾教教沒有聽明白的群眾怎麼操作。

新華網廣州9月10日電(記者 黃浩苑)德育教育可以在古村落,可以在博物館,可以是學習太極,可以是參加義賣……這是廣東實驗中學的德育教育,15年來該校探索出一條重實踐講體驗,利用一切可利用的因素,將德育巧妙嵌入教育各個環節,讓德育入腦入心,育人成果明顯。

第三,成效顯著,立德樹人融貫各環節

“經過家長們的努力,不但是影響了自己家的一個孩子,而是把越來越多的學生納入進來,形成向美向善的氛圍,參與同學無形中也會帶動身邊的其他同學,以切身實際的行動來達到感染人,教育人的效果。”她說。

但廖昱安沒有想到,歷史的細節和人物活生生的經歷徹底吸引了他。講解員問的第一個問題是,庚子賠款要賠多少,我們賠了多少?廖昱安傻眼了,“說好的‘套路’呢?”

廣東實驗中學的德育工作清晰地表現出由學校向家庭輻射,向社會延伸的協同性。初三(9)班周子雲的媽媽是圓點公益活動的主要組織者之一,圓點公益從策劃組織到場地安排都要花費時間和精力,有時候連孩子都疏於照顧。但她發現,家校協作組織好圓點公益,比自己整天盯著孩子有效果。因為孩子從父母的行動中逐漸理解公益的意義,會變得自豪,從而認同,溝通和教育變得更流暢。

德育的一體化實踐廣東實驗中學的德育課堂不僅僅局限於學校,而是將社會、家庭和同學們自身的力量巧妙地加以利用,構建一體化的德育實踐。

自詡是“歷史學霸”的廖昱安是過敏體質,他被蚊子蟄出了一個個大包,更沒有心情聽老師講解。他自認為知識點自己全都已經掌握,沒進博物館之前就已經能背出來了。

這是廣東實驗中學初二(1)班的一場研學活動,探訪廣州海上絲綢之路的貿易港口黃埔古港和古村。

面對多元價值的衝擊與挑戰,廣東實驗中學出色回答了為誰培養人、培養什麼人、如何培養人的問題。廣東實驗中學校長全漢炎希望,全生態的德育體系能培養出學生“心中有大我,心中有大家”的氣質和格局。

來到古村,一切與想象的不同。廣州4月的天氣悶熱,加上淅淅瀝瀝的小雨,蚊子圍繞著這些年輕的孩子使勁叮咬,於是,他們一路顧著打蚊子,一路抱怨糟糕的天氣,剛開始難以專心聽講。

圓點公益項目是其中的典型代表,一屆屆省實學子接力舉起圓點公益的旗幟,在各種各樣的社會公益中他們堅持著“將愛傳遞出去”的信念,讓學生們在志願服務當中尋找面對多遠價值衝擊與挑戰之下自己內心世界的回答。

“以學生為主體,以體驗為本體”,廣東實驗中學德育課程教學構建起“營造體驗場、互動式對話、反思性表達”的德育課程教學範式。陳治明這樣的例子很多,在“社會”的大課堂中學生們自覺將正確的價值觀扎根。

在學生同伴、師生互助這一互助型校園德育模式下,促進個體與群體的共同成長,涌現出許多青春榜樣。他們是勇於擔當,全面發展的“全國最美中學生”林卓言;以傳承發揚中華優秀文化藝術的樂團的同學們;勝不驕敗不餒成就大滿貫的籃球隊的同學們;他們是參加圓點公益活動,矢志將愛傳遞出去的同學們……

“原來設想著講解員照本宣科介紹,誰,是黃埔村人,做了哪些偉大的事,沒有想到上來問的是庚子賠款。”廖昱安說。同學們被對美交涉庚子賠款的第一人梁誠震撼到了。漸漸的,被蚊子騷擾和惡劣天氣攪擾得焦躁地心緒慢慢歸寧,同學們仿佛按下了求知的“快進鍵”。

首先,把脈精準,鎖定“卡脖子”問題。

廣東實驗中學認為,生活中的一切教育因子都是德育課程,需要充分挖掘隱性課程的育人價值。因此,學校註重加強與周邊社區、周邊社會公共文化體育場所以及歷史文化古跡、革命紀念館等場所建立密切聯繫,共同為學生成長提供健康的實踐活動場所,建設一批省實學生社會實踐活動基地,充分利用社會資源協助學生健康成長。

其次,手段創新,全要素整體性育人。

博物館里,孩子們坐在地上、趴在牆上,仔細尋找任務清單上的答案,找黃埔村的村民和游客進行訪談,將那些愛國的故事導演成戲劇分角色上演……他們認真而忙碌,忘記了想變成春游的吃吃吃小算盤,也有很多學生感慨,過去和父母來過黃埔古村怎麼就沒有發現這麼厚重的歷史和意義,僅僅當網紅景點打卡了 。

初二(1)班班主任盧妙說,將課堂搬到大自然、博物館和社區生活中,註重學生道德成長所需要的生活化、體驗式、對話性和欣賞性,讓學生更好地感受自然感受社會,體現了學校生態體驗的德育教育理念,“最好的課堂在路上,教育充滿了詩意。”

“廣東實驗中學針對學生道德成長過程中出現的問題,改變過去‘運動式、個人式、外輸式’的德育工作方式,採取‘體驗式、集體式、內生式’的德育新方式,著力促進學生個體與群體的共同成長,學生、教師與家長共同成長,催生新型的校園德育模式。”王清平說。

但是,在路上的40分鐘車程上,老師已經進行導入課程。研學既有博物館的歷史求知任務,還有歷史事件的劇情重演任務,還有游客、村民、商家的社會訪談任務。教學設計從靜態參觀一直縱伸到社會交際,讓學生們從各種渠道認識鄉土歷史。

初三(7)班陳治明是一個很活潑的男孩子,喜歡打籃球,相比安靜地坐著聽理論,他更焦急地渴望立馬實踐。但在“太極文化”的圓點公益活動中,陳治明還是耐下性子認真聽講,不玩手機,對老師的提問也會認真回答。

在關愛他人中,學生們也逐步完成了自我生命的修繕。初三(7)班的樊俊熙一和陌生人打交道就緊張。可為了去老人院陪老人聊天,他做了很多功課,例如積極準備給老人表演的節目和準備禮物,翻查史書準備和老人聊天的話題。經過這些關愛他人的活動,樊俊熙完全剋服了自己的缺點,變得爽朗從容。

創新校園德育模式廣東實驗中學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融入學校教育全過程,實現全員育人、全程育人和全方位育人的要求,在德育主體、德育內容、德育課程、德育途徑、德育資源等方面進行一體化的設計,提升學校德育的科學性、協同性和系統性。

華南師範大學教授王清平認為,傳統德育教育模式壓制了學生的主體性,以管教和灌輸為主要手段,難以實現應有的德育成效。

經過15年的探索與實踐,廣東實驗中學從生態體驗視角,構建了全息、全員、全科、全程的學校德育一體化育人體系,從德育的空間、主體、載體、和時間四個維度,真正實現了學校、家庭、社會、網絡共同構築,促進學生健康成長的教育生態。

德育的巧妙嵌入談及德育課程,很多人的第一反應是教室、課堂、課本,還有老師嚴肅地宣教。但是,廣東實驗中學普通的一堂研學課令人大開眼界,這堂以“海上絲路”為主題的課程全程沒有一個德育的話題,但最終卻讓同學們將愛國、奮鬥銘記於心。

初二年級的孩子走出課堂,像放飛的風箏一樣。這不,同學們午飯時就在熱烈地討論著,打起春游的小算盤,相互介紹黃埔古村的有什麼好吃的,叮囑中午少吃點。

廣東實驗中學優化德育教育的核心是“生命”,以關註生命,凸顯體驗為路徑。廣東實驗中學副校長黃濤介紹說,學校德育是一個促進師生生命成長的過程,省實整合校內外的資源,開創了親子互動、文化體驗、實踐活動、情感健康等德育內容,豐富了學校德育的手段。

在這個活動中,陳治明切身體會到了主辦協辦一場活動的艱辛與不易,因而懂得了珍惜和尊重,尊重別人的勞動,珍惜每一次的機會。因此,在太極課上他能坐得住、聽得進、學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