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电影灾难-观众对于灾难网络电影的特效精细度要求没那么高

  • 时间:

【江苏连云港爆炸】

《大蛇》之後,這個暑期檔,災難題材網絡電影捷報頻傳,《水怪》上線6天1043萬,20天1770萬,《巨鱷》9天分賬破千萬,《大地震》2天350萬,災難片網絡電影似乎迎來一個消費井噴期。

而介於網絡觀影環境、氣氛,觀眾對於災難網絡電影的特效精細度要求沒那麼高,在預算安排上,特效投入相對可以小一點,而先滿足大視覺下強情節的爽感。其次,怪獸題材也能用大視覺抵充一部分網絡觀眾對於故事邏輯,精細化的更高要求。

尤其現今平臺會員增速放緩,需要一波新的高品質內容來支撐刺激會員增長,讓資本對網絡電影行業更有信心。

高收益背後,可能面臨的問題是什麼?

當我們這樣看災難片時,一次“獲得”就已完成。

但《大蛇》過後,目前市面上所呈現的災難網絡電影,許多在人物刻畫,故事完整講述,以及演員表演上還存在很大不足。同時,持續有製作方瞄準題材紅利和市場藍海,備案方向從古裝玄幻的一窩蜂,轉移到災難怪獸的一窩蜂,不久,市場又將迎來新的題材同質和內容單一套路化,觀眾重新審美疲勞。

當我們看災難網絡電影時,我們看的是什麼?

而災難片的生物怪獸越做越大,也有利於讓觀眾觀影時面臨的衝擊壓迫感更強,更好沉浸在故事當中。當陶醉在這些電影構造的虛幻世界中的觀眾,與影片人物同呼吸共命運,在各種生死關頭,明明知道人物有主角光環加持(一定不會死,或者說中途重大危機時不會死),還是會隨著情節緊張起伏。那麼恭喜你,再次“被套路”了。

所以,災難片高票房背後,本質上對於觀眾審美和品味的迭代並沒有完成,只不過從一種感官刺激轉移到另一種感官刺激,從古裝玄幻、屍鬼神魔轉移到巨型生物恐慌。

同時,危險途中,在英雄們的帶領下,團隊成員運用人類的團結、智慧、奉獻和犧牲精神,最後“人定勝天”,將命運牢牢掌握在自己手裡。

從7月到9月,從“水猴子”、“鱷魚”到“雪鯊”“雪怪”,幾部影片的怪獸體積越來越大,《大雪怪》更打出史上最大怪獸的標簽。影片預約量也從17.5萬攀升至20.8萬,熱度持續走高。

一邊是怪獸生物災難撐起優酷“暑期檔”,分賬成績喜人,節節高升。一邊是自然災難題材引觀眾強烈共鳴,單日收益創新高。曾經以古裝玄幻占據半壁江山的網絡電影,不約而同在2019年,用災難片開拓了新的內容藍海。

無論是超大巨獸還是驚天災害,或血肉橫飛,或劫後餘生一片狼籍的場景中,觀眾們仿佛經歷了一場從未有過的緊張刺激的冒險。而災難面前體現人性和團結,共同努力、共克時艱,置之死地而後生的精神,又對觀眾有人文、精神層面的關照和慰藉。

“我們其實不介意有更好的團隊深耕這個題材,擔心的是大家僅僅是消耗這個題材。然後觀眾和市場又對這個類型失去信心,重蹈之前魔幻類題材的覆轍。”《大蛇》之後,林珍釗不無懇切地說。

而網絡電影剛好能很好完成平臺中腰部內容的補充,如果生物怪獸題材在情感、視覺、故事等綜合維度做得扎實,可以大幅衝擊更高收益甚至新的天花板,助推網絡電影類型片的商業價值提升。

災難片“套路”:強大的破壞力和“更強大”的英雄

有動物型怪獸片《河妖》《大章魚》《狂暴迅猛龍》《蟲族》等,地域傳說類《長白山(603099,股吧)天池水怪》《黃河水怪》《神龍架奇遇記》等,生物災難和動物災難《殺人蜂入侵》《荒島求生2:背後殺機》《蟻型危機》等,不一而足,似乎怪物種類和氣象災害類型都不夠用了。

在這類影片里,和災難“賽跑”,解救渺小的人類,總需要幾個本領高強、富有責任感和獻身精神的英雄,他們可能還有放不下的家人,常常在親情、愛情、友情中作出艱難選擇,從而在選擇之間看見人性之光。《巨鱷》中,女主需要解救流落在巨鱷島上的弟弟,男主也因為亡妻的“感召”,於是兩人一起來到巨鱷叢生的險惡之地。《大雪怪》里,男主也是出於找尋女友下落的動機,深入雪域腹地。

所以,當災難題材仍舊處於題材紅利期,災難片又比之前的“神鬼妖魔”在視覺上做了升級,更高滿足觀影期待,網絡電影受眾從一個強吸引點轉移到另一個更強吸引點。這些災難片具備的元素,其實還是爽片套路。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一起拍電影。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當今,社會壓力劇增,每個人都在尋找釋放壓力的渠道,災難片與生俱來善於以種種視聽奇觀刺激觀眾的腎上腺,給到一個釋放壓力的幻夢空間。尤其對於三四線城市小鎮青年來說,外國血統的金剛、狂暴巨獸、哥斯拉始終顯得有距離,自然災害、怪獸片等網絡電影提供了一種不用花較多時間、金錢成本就能獲得感官刺激和滿足的消費方式。

他同時表示,續集《大蛇2》在故事、人性描寫等方面做了很多提升。除了第一部有的元素,新增了人物感情矛盾衝突和更深刻的人性刻畫。

在如今的網絡電影領域,災難片屬於稀缺題材上的強衝突類型。有《大蛇》以小博大的成功案例在前,此後的怪獸災難片如《大雪怪》《深海X異種2》《巨鱷》等多將科幻、冒險等類型元素進行混搭嫁接,畫面效果炫酷,充分滿足觀眾的獵奇心理和觀影刺激。

“套路”其實早而有之。這些災難片一般表現人類在自然面前的不堪一擊,或者利用觀眾對巨獸的恐懼好奇心理,對力量的崇拜,對未知世界的探索,渲染驚心動魄的危難環境,以刺激他們的恐懼感。也有的災難片表現擺脫災難的方法,戰勝或躲避災難的智慧。

作者 / 一清優合計劃+錦繡合制計劃,“硬核巨獸”《大雪怪》前幾日高調上線,2019“怪獸年”,優酷網絡電影成功集齊《水怪》《巨鱷》生物怪獸三部曲。

無獨有偶,愛奇藝近期也上線了根據唐山大地震真實事件改編的自然災難片《大地震》,上映三天,影片熱度口碑表現不俗,最後老範一家四口其樂融融的畫面,給了影片溫暖的底色。

災難網絡電影的高分賬規律之前,古裝玄幻一直是網絡電影的熱門,除卻《大蛇》,三家主流平臺每年、每月上的榜單前十,至少有一半是玄幻題材。

災難片是指對人類造成巨大災難的天災人禍為題材的影片。常見有以空難、船難、隕石撞擊、氣候變遷等的自然災難,也包括如蟲災,外星人入侵,動物基因變異,生化病毒引發的大規模生物災難。

在國外,滿足觀眾獵奇,感官刺激,本就使得災難類型電影成功贏得大量亮眼票房收入。但在中國市場,院線端所支撐起製作的工業化水平不足,投資收益,成功案例缺失的現象在網絡端得到了很好的釋放。

700萬成本博5000萬分賬,《大蛇》超高性價比帶來的影響之一,是接下來在廣電備案的災難怪獸題材百部有餘。

可以說,災難類型和互聯網是互相需要的。互聯網渠道給了網絡電影強烈的娛樂基因和一定範圍內的受眾群體,2C端分賬模式又決定其內容必須具備顯著的商業化套路,目前,網絡電影的主流受眾仍然以低消費群體為主,且大多為直男向內容,需要滿足獵奇、觀賞、刺激等的消費需求。

實際上,網絡電影精品化,不止製作,更是在故事、表演、類型化上綜合維度的提升。隨著單片投資成本和營銷力度大增,也需要平衡口碑和商業性,做好內容提升。切忌在利益驅使下,盲目投入生產,罔顧狂熱投資帶來的負面效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