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党员党组织-有群众提出“要把乱坟岗改造成广场

  • 时间:

【饶毅举报论文造假】

“光有村幹部帶頭是不夠的,還要讓每名黨員都成為一面旗幟。” 徐州市委組織部副部長曾鵬說,隨著行政村的範圍越來越大,如何在廣大農村地區調動每名黨員的積極性,成為一個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

走進邳州新河鎮杲樓村,沿途乾凈清爽,各色花木林立。“原來的老支書思想跟不上,幹勁兒不足,我們村子一度被定為後進村。今年我們換了新書記,一心幹事,日子越來越有奔頭了!”在一條清澈的小河旁,村民杲紹翠告訴記者。

對於吳淵來說,改善環境只是第一步,“過去,俺村集體收入是零,今年,集體經營325畝土地,日子好過多了。”

這條河溝過去是遠近聞名的“臭水溝”,惡臭味彌散半個村莊。村民反映強烈,但問題一直得不到解決。新支書吳淵上任後,組織力量清淤,如今,600多米長的水溝換了新顏,村黨組織的威信也隨之增強。

選好領頭雁清理不勝任現職村幹部619人,同步補齊配強449人

黨員做示範選出骨幹黨員,聯繫帶動周邊十幾戶村民

有事一起乾聽群眾說、向群眾講、帶群眾乾,老問題迎刃而解

變化也在悄然發生著。為把村頭的臭水溝改造成風景湖,村幹部輓著褲腳帶頭乾,有的群眾從“袖手旁觀”到“全家齊上陣”;一名70多歲的老黨員,每天早上圍著村裡轉,檢查安全隱患,受她的影響,周邊十幾位老人加入隊伍,成為“老年志願服務隊”……

在不少地方,村黨組織不能嚴格落實“三會一課”、民主評議黨員等制度,由此形成黨員活動少、歸屬感弱的窘況,黨員的先鋒模範作用更無從談起。

徐州通過對所有村班子運轉情況和1.6萬餘名村幹部履職情況綜合分析研判,逐一“過篩子”,共清理不勝任現職村幹部619人,同步補齊配強449人;同時出台各類扶持政策,整合相關部門力量給予多方扶持,探索村級集體經濟多種實現形式,壯大村集體收入。

《 人民日報 》( 2019年12月02日13 版)

怎麼辦?利用“聽群眾說、向群眾講、帶群眾乾”工作法,村裡徵集了149個問題,逐層梳理,抓住關鍵解決突出問題。有群眾提出“要把亂墳崗改造成廣場”,從提出建議到召開民主協商會、組織動員、全村上手乾,整個廣場建成只用了3個月時間。一名在外地做設計工作的村民,聽聞村裡要建廣場的消息,立刻帶著四五個人回村,一周後把工程圖設計好後交給村裡;廣場建設中,村民們“有錢出錢,有力出力”,說“這可是咱們自己的廣場啊!”如今,隨著問題的逐步解決,老百姓的心氣順了,很多老問題也迎刃而解。

“我們樹立大抓基層的鮮明導向,著力提升組織力,不斷夯實黨在基層的執政根基,充分發揮黨組織戰鬥堡壘作用和黨員先鋒模範作用。”徐州市委書記周鐵根說。

很難想象,這裡曾經是個亂墳崗。橋北村曾是有名的問題村,因群眾矛盾多、違章搭建多而聞名。村民們曾把村委會門前的4000多平方米集體用地“瓜分”,圈地種菜、養雞養鴨,甚至蓋廁所,濁氣衝天。

“黨員中心戶”的實踐探索成為徐州的新抓手。在村黨支部的領導下,以黨小組為單位,選出的骨幹黨員負責聯繫帶動周邊十幾戶村民,以自家為紐帶,將群眾聚攏起來。

村黨組織威信下降,村民有事不找村幹部,乾群關係緊張……一些地方基層黨組織戰鬥堡壘作用和黨員先鋒模範作用不能充分發揮,由此帶來一系列問題。近日,記者走訪了江蘇徐州,看到當地針對農村黨組織“軟、弱、散、亂”幾方面問題,分類研判、因情施策,村子里的面貌煥然一新。

來到邳州岔河鎮橋北村新建的村廣場門樓前,岔河鎮黨委書記李睿停了下來,問記者:“你能想到這個廣場過去是什麼地方嗎?你能想到這麼漂亮的廣場沒花財政一分錢嗎?”抬頭望去,“步子山”幾個鎏金大字映入眼帘。拾級而上,瀑布穿石而過,發出悅耳的嘩嘩聲,廣場上空一排排彩帶迎風招展。

銅山區棠張鎮黨委書記郭華良認為,喊破嗓子,不如做出樣子。只有黨員帶頭乾,才能打通黨員聯繫服務群眾的“最後一公里”。

徐州市委常委、組織部長季培東介紹,圍繞基層黨組織建設的薄弱環節,今年以來,徐州在全市範圍內開展了村級黨組織組織力評價定級,並根據主題教育要求,從2018個行政村黨組織中確定了372個軟弱渙散(後進)村黨組織。其中,“村黨組織班子配備不齊或內耗嚴重、帶頭人引領帶動作用發揮欠佳”的情形涉及58個村黨組織,幾乎占到1/6。

走進徐州銅山區沙莊村“黨員中心戶”崔丙磊家,閑置的車庫被改造成了活動室,乒乓球桌鋪上臺布,加幾個板凳,就成為10餘名黨小組成員平時的“議事桌”。“我們在家裡每月集中學習一次,遇到大事小情常開會碰頭,一些村民看見了,也主動要求參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