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食堂一个-人们不会想起一个高校的小小食堂竟然办得如此之好

  • 时间:

【沙溢为胡可庆生】

本報首席評論員徐迅雷如果不是突然宣佈停掉,人們不會想起一個高校的小小食堂竟然辦得如此之好,如此之成功,如此之受人歡迎,如此之讓人懷念。

“西溪留食”,已辦了整整20年。它的關張,引起空前反響。12月1日和2日,《都市快報》先後用兩個整版做了報道,新媒體上推文的閱讀量迅速升到10萬+,網絡上更是刷屏一片。102歲老人特地要過來吃飯;有年輕人提著行李箱從桐廬坐高鐵過來,一定要吃上這“最後的晚餐”;晚餐的隊伍一直排到大院二十幾米開外,需要排隊三四十分鐘才能點上菜……這長長的隊伍,正是對一家普普通通甚至多少顯得簡陋的食堂的最好致敬!

最重要的是,他們20年如一日,兢兢業業,默默無聞,就是專心把食堂辦好,讓師生和居民吃好。辦一個最多容納百把人的食堂,算不上什麼大事;而把小事做好,一如既往堅持做20年,成功是必然的,受歡迎是必定的。把一件小事做成大事、好事,依靠的就是恆心和平常心。食堂的徐經理說,她是第一批員工,把自己的青春和大半輩子的記憶都留在這裡了。這些普普通通的辦食堂的人,也是令我們尊敬的人;他們一輩子堅持把一件事做好,也是值得驕傲的。我們的城市,我們的社區,離不開這樣的人們。

然而,“西溪留食且留下”,這是好多人的願望。未來何去何從?能否另覓一個地方重新開張?能否在便民的同時不擾民?人人在議論,個個都掛念。

那麼,一個如此受歡迎、好口碑的食堂,為何突然要關張?只因油煙和噪聲擾民,帶來不少怨言。食堂緊挨著杭大新村22幢,無疑對這裡的居民有影響。“兩利相權取其重,兩弊相全取其輕”,於是有了這樣的結果。

我們知道,單位辦食堂,有辦得好的,也有辦得孬的,而辦得好的食堂,對員工來說是多麼的重要!這個“西溪留食”,最初主要是為留學生辦的,後來隨著校區功能的調整,留學生不大見得到了,加上位置不在校園而在社區,並且對公眾開放,所以附近許多居民都到這裡吃飯,它也成了社區食堂,甚至社區老年食堂,經常是社區群眾來吃飯的比浙大師生還要多。

“西溪留食”有口皆碑,甚至成為這一帶的飲食地標,主要原因一是好吃,二是便宜,亦即“物美廉價”。菜價多年來基本保持定價,只有部分菜稍微漲了一點;不僅便宜,而且分量足,還真當是好吃。筆者這天中午點了一個蔥油鱸魚、一個家常豆腐和一碗飯,一共34元,吃得很撐了,當即感慨:家常飯菜香,好吃毋須言;阿姨穿梭忙,人人吃得歡……這菜是家常菜的燒法,很入味,讓人想起“媽媽的味道”;家常飯菜最養人,吃大餐只是偶爾的事,到這裡點菜吃飯,感覺如同“回家吃好吃的”。小時候,幸福是很簡單的事;長大了,簡單是很幸福的事——這個食堂就是提供了這樣的“簡單”與美好。

12月1日,浙江大學西溪校區留學生食堂做完“最後的晚餐”,宣佈關張。筆者在這天中午特意趕到這裡吃上一餐,11:10到達,座位已全滿,隊伍排到門口邊,一撥撥記者正在採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