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媒体报告-麻省理工学院说::“劳埃德教授知道爱泼斯坦的捐款将引起争议

  • 时间:

【湖人VS雷霆】

在得知愛潑斯坦向媒體實驗室捐款後,伊藤於去年辭職。

報告稱,愛普斯坦曾是唐納德·特朗普總統和比爾·克林頓總統的朋友,併在2002年至2017年這十多年間,向麻省理工學院提供了十筆捐贈,共計85萬美元。這比麻省理工學院先前公佈的數額,多了5萬美元。

塞思·勞埃德(Seth Lloyd)是麻省理工學院的機械工程和物理學教授,量子機械工程領域的一位有影響力的思想家。

“但是很明顯,該決定是集體和重大錯誤判斷的結果,該錯誤嚴重影響了MIT社區。”

報告說:“由於麻省理工學院當時沒有處理有爭議的捐贈者的政策或程序,因此接受愛潑斯坦定罪後捐贈的決定不能被判定為違反政策。”

里夫(Reif) 在給大學社區的一封信中說:“今天的調查結果令人不安,有關傑弗里·愛潑斯坦與麻省理工學院個人的聯繫的新信息:這種聯繫有多廣泛以及持續了多長時間。這包括實驗室主任決定帶來這位三級性罪犯屢次進入校園。”

該報告還發現,勞埃德在2005年或2006年“從愛潑斯坦那裡收到了6萬美元的個人禮物,他承認這筆錢被存入了個人銀行賬戶,沒有報告給麻省理工學院”。

賴夫說:“愛潑斯坦有可能有如此多的機會與我們社區的成員互動,這是令人痛苦和令人無法接受的;我無法想象性侵犯和性虐待的幸存者必須承受多麼痛苦。”

勞埃德(Lloyd)在英國哈佛大學和劍橋大學接受教育,他是第一個提出“量子計算機在技術上可行的設計”的人。他在2006年出版的《編程宇宙》一書中指出,宇宙是一臺計算自身演化的巨型量子計算機。

勞埃德(Lloyd)被裁定休假後,才發現他“故意未能”告訴麻省理工學院,愛潑斯坦是兩次向他捐款的最早來源。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新智元。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報告指出,即使其調查結果已經公開,“麻省理工學院仍然沒有明確而全面的受贈政策或適當審查捐贈者的規章流程。” 不過好在學院已經開始開發這樣的規章制度。

該報告稱,大學校長拉斐爾·雷夫(L. Rafael Reif)並不知道麻省理工學院正在接受愛潑斯坦的捐贈。愛潑斯坦在上個月因聯邦兒童性販運罪被捕後,於八月在曼哈頓監獄中自殺身亡。

“由於麻省理工學院沒有關於有爭議的禮物的任何政策,愛潑斯坦後來給研究所的禮物是在三個管理者R. Gregory Morgan , Jeffrey Newton和Israel Ruiz開發的非正式框架下批准的。”

該大學在一份準備好的聲明中說:“但是,審查發現,三名麻省理工學院副校長獲悉了愛潑斯坦對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的捐款,以及他在2013年被定罪的性犯罪者的身份。”

周五,MIT表示機械實驗室教授塞思·勞埃德因為在2012年,接受性侵門主角傑弗里·愛潑斯坦的兩筆捐款,而他自己也從愛潑斯坦手中接受了共計6萬美元的饋贈,且“故意未向學院上報”,而被學院強制“帶薪休假”。

該報告還指出,愛潑斯坦在2013年至2017年間曾先後九次訪問麻省理工學院,然而學院高級領導層的任何成員“對此事卻一無所知”。

報告指出,“事實調查表明,就此來訪,以及所有來自愛潑斯坦定罪後的捐贈都是由前媒體實驗室主任喬伊托或機械工程學教授塞斯·勞埃德(Seth Lloyd)推動的,而不是由MIT當局或資源開發辦公室推動的。”

麻省理工學院在發表報告時說:“最早的禮物是2002年捐贈的10萬美元,用於支持已故的馬文·明斯基教授的研究,教授已於2016年去世。”該報告是在古德溫·普羅克特(Goodwin Procter)律師事務所對愛潑斯坦與麻省理工學院的關係進行了四個月調查之後得出的。

麻省理工學院說:“勞埃德教授知道愛潑斯坦的捐款將引起爭議,麻省理工學院可能拒絕。我們得出的結論是,與愛潑斯坦合作,他有意決定不向研究所警告愛潑斯坦的犯罪記錄,而是選擇允許中級管理人員處理捐贈,而無需進行任何有關愛潑斯坦的正式討論或盡職調查。”

根據該報告,勞埃德(Lloyd)在2012年收到了兩次捐款共計5萬美元,其餘在2017年獲得12.5美元。

麻省理工學院說:“愛潑斯坦用2012年的捐贈投石問路,以此來測試麻省理工學院在明知其被定罪後,是否仍然願意跟他有金錢上的往來。”

新智元報道 編輯:元子【新智元導讀】在愛潑斯坦醜聞曝光近4個月後,MIT發佈愛潑斯坦事件的事實調查報告,MIT校長髮表公開信,稱該報告旨在幫助MIT瞭解愛潑斯坦與麻省理工學院的聯繫的起源,性質和程度,並從事實中學習和汲取教訓,採取行動。戳右邊鏈接上 新智元小程序 瞭解更多!

愛潑斯坦曾在2008年承認佛羅里達州的性犯罪事件,其中涉及到未成年女孩。但MIT仍有三位管理層人員決定接受愛潑斯坦的捐贈,MIT在報告中措辭嚴厲的指出:這是嚴重錯誤判斷的結果。這對MIT社區造成了嚴重破壞。

報告稱:“除了他自己的捐款外,愛潑斯坦還聲稱已經安排其他富人向麻省理工學院捐款。2014年,愛潑斯坦聲稱已安排微軟聯合創始人比爾·蓋茨向媒體實驗室提供200萬美元的匿名捐款。他還聲稱,同年已安排萊昂·布萊克向媒體實驗室提供500萬美元的匿名捐款,阿波羅全球管理公司(Apollo Global Management)的聯合創始人。比爾·蓋茨(Bill Gates)的代表告訴我們,蓋茨斷然否認愛潑斯坦與蓋茨向媒體實驗室的捐贈有任何關係。”

該報告指出:“雖然愛潑斯坦在2008年被定罪之前進行了慈善捐款,但在那次定罪之後,他可能有第二個動機來進行捐贈:通過與信譽良好的個人和機構建立聯繫來洗刷自己的聲譽。”

“顯然,我們必須建立政策護欄,以防止這種情況再次發生。”

報告說:“剩下的九筆捐款都是在愛潑斯坦2008年定罪之後做出的,其中包括向媒體實驗室捐款52.5萬美元,向機械實驗室教授塞思·勞埃德捐款22.5萬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