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城市出租车-大庆市交通管理部门终于摸出了网约车不来办“车证”的原因

  • 时间:

【湖南遭遇强降雨】

全國更多城市應該積極探索,根據城市的特點,出台更多尊重共享出行新業態的政策,在網約車的有效監管方面進行積極探索。

網約車平臺8月後不准給非“備案”車派單

之後,大慶市利用自主研發的網約車管理平臺,線上為網約車辦理備案登記,註冊的網約車司機可自行通過手機app上傳備案資料。為了確保車輛的安全,網約車自註冊登記之日起,5年內每年檢驗1次,超過5年的,每6個月檢驗1次。

記者瞭解到,私家車改成營運性質,對於網約車司機來說,有多種顧慮。首先是運營成本增加,交強險翻一番,商業險費率也近乎翻倍,不以此為職業的司機擔心接單少了回不了本;司機擔心改成營運後二手車貶值;更多的司機擔心車輛提前報廢。

“辦‘車證’,就得將車改成‘營運’屬性,那運營成本就增加了。”大慶市網約車司機姚紅偉一語道出原因。

既符合城市交通發展規律,又讓網約車司機認可的政策有了,路就順了。

“先有網約車大量存在,後出台的管理細則,如果網約車不來辦理‘車證’,我們就很難掌握在營車輛的基本情況,很難監管到位。今年8月1日之後,網約車平臺不准對沒有備案的車輛派單運營,現在電子備案後,對乘客的安全更有保障。”劉軍說。

2016年7月,交通運輸部等7個部門出台的《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中規定,網約車應該辦理“雙證”,即車輛要辦理《網絡預約出租汽車運輸證》(以下簡稱“車證”)和駕駛員辦理《網絡預約出租汽車駕駛員證》(以下簡稱“人證”),根據這一規定,大慶市交通運輸局客運管理部門,從2018年5月,開始對該市的網約車辦理“雙證”,目前共辦理了8700多本“人證”,但辦理“車證”的僅有510輛,不足2%,2019年以來,再沒有人來辦“車證”。

不願意辦“車證”因運營成本增加

從2016年11月開始,姚紅偉開始開網約車,2018年5月第一批將自己所開的東風景逸改成了“營運”車輛,辦理了“車證”。

據大慶市交通運輸局給出的數據,細則實施後,滴滴出行、斑馬快跑、曹操專車等11個網約車平臺公司在大慶辦理了分公司經營許可,但目前只有滴滴出行有實質性運營,實際每月有接單量的“月活車”為6500多台。

“現在我的車不用先改營運也可以繼續跑網約了。” 6月14日,網約車司機王海龍在手機上獲取了備案登記二維碼,網上完成了備案登記……

在今年的“兩會”期間,交通運輸部針對網約車提出了“趨利避害、包容審慎、守住底線”的理念。《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第十三條規定,城市人民政府對網約車發放《網絡預約出租汽車運輸證》另有規定的,從其規定。

“我身邊的朋友都和我打聽網約車備案的事,都要加入,兼職開網約車,上下班和節假日跑跑車,不累,還能賺一些生活費,多好的事。”網約車司機王海龍說。

在這一宗旨下,大慶市開始調研、走訪、反覆論證,為解決辦證瓶頸和運力不足這一矛盾,要求註冊車輛駕駛員必須辦理“人證”,而暫時停辦“車證”。辦理“人證”是為了保證從業人員必須符合規定條件;暫停“車證”是為了防止矛盾進一步擴大。不辦“車證”不是放棄監管,而是通過備案登記,保證車輛合格,保證車輛上線檢車頻次,確保車輛安全性能。

“趨利避害”大慶優選保證群眾出行

網約車有諸多好處。網約車是網約車平臺“就近派單”,全程GPS導航行駛,自動計費,所以杜絕了挑客、載客和繞道等傳統出租車存在的一些惡習,再加上可以預約時間和上家接客的特點,讓乘客“零等待”,出家門就可以直接上車出行,非常受乘客歡迎。但每個城市有每個城市的特點,“我們調研發現,大慶市不適合發展以‘全職’為主的網約車。”劉軍說。

大慶方案為網約車發展提供了新的選擇

“私家車沒有具體的報廢年限,改為營運車輛就必須8年後退出網約車平臺,營運改為非營運車輛後,賣二手車也賣不上價了,二手車殘值非常低,我的車沒改營運之前,每年全險的費用才3000多元,改營運後,保險費每年要6000多元,貴一倍。”姚紅偉說。

“作為交通客運主管部門,我們必須知道哪些車在運營,車輛年限是否符合要求,車輛性能是否達到安全運營條件,這是我們必須守住的底線。”大慶市交通運輸局黨組成員、城市客運管理處處長劉軍說。

姚紅偉說出了所有不來辦“車證”的網約車司機的心聲,這樣的調查結果,讓大慶市交通管理部門也陷入了思考。

從今年6月開始,大慶市從為網約車辦理營運證,改為對網約車進行備案登記,這是大慶經過一年探索,反覆論證,不得已而為之的無奈之舉,卻備受網約車司機歡迎。

大慶城市特點不適合發展“全職”網約車

從私家車保有量上看,大慶300多萬人口近60萬私家車,比例堪比北京,路上一人一臺車的現象比較普遍,發展網約車的基礎條件好;

對大慶市率先出台網約車電子備案登記管理的這一情況,北京交通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榮朝和教授說,在當前中國出行市場,網約車提供分佈式供給,實現對高度分散化的出行需求的高效率時空匹配,短短幾年時間,已經創造了新業態,當然也暴露出一些快速發展中的問題,但應該是積極解決有關問題,創造能幫助這個新業態逐步完善、煥發活力的制度環境和社會條件。

“網約車特有的彈性運營優勢,高峰期有6000輛在運營,而到平峰期僅有500輛車在運營,這正好解決了大慶這一交通問題。”大慶市交通運輸局出租車管理中心負責人丁世富說。

“在大慶,網約車大多數是兼職司機,高峰期出車,平峰期收車,既解決了高峰期運力不足問題,又不會在平峰期與巡游車形成剛性競爭,成為公交車和出租巡游車的運力補充。”

3萬多台網約車,準入條件寬鬆,為何僅有510臺車辦“車證”?這讓大慶市交通部門很困惑。走訪、座談、調研,大慶市交通管理部門終於摸出了網約車不來辦“車證”的原因。

大慶市交通管理部門根據調查發現,大慶需要保持7000台左右網約車運力,才能滿足市民出行需求,如果只讓辦理了“兩證”的510臺車輛營運,市場將有6500臺車的運力缺口。目前,大慶市每天網約車的接單量為6萬單左右。“如果把沒有‘車證’的網約車都取締了,那市民就面臨著打不到車的情況。”劉軍說。

2017年10月,大慶市出台《大慶市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實施細則(試行)》,於2018年1月1日正式實施。對車輛的準入條件只設定了車齡不超過5年。

7月31日前,大慶市所有網約車都將完成電子備案登記。

大慶市網約車管理,一直在探索中前行。

要備案,網約車必須到具有資質的車輛檢測機構“盤實”車輛,檢測報告隨時上傳,檢測合格後,網約車就可以上道運營了。

目前,大慶市出租車的數量為1890台,如果增加出租車的數量,平峰期的客運量又會讓出租車無客可拉,不賺錢。

從運價水平上看,大慶出租車運價偏低,一臺新車跑滿60萬公里,扣除保險、燃料、折舊、維修等費用,凈收入20萬元多一點,平均每月3000多元錢,以網約車為職業,很難維繫家用。

幾萬台網約車為何僅510輛車來辦“車證”?

大慶市經過一年多的探索,根據城市和百姓出行的特點,實行“車證”和“人證”的備案登記管理,是一種務實的做法,更體現了一種行政擔當,更有助於網約車業態的真正規範化和有效監管。

從網約車司機身份上看,大慶的石油、石化大企業占比很高,倒班工人多,他們可利用休息時間或上下班時間跑網約車,但不能全天候運營,所以是第二職業;

大慶客流特點呈明顯的“潮汐”現象,高峰期對運力需求旺盛,而平峰期,運力需求很低, 如果大幅度增加公交運力,這增加了財政壓力,平峰期客源不足,也會讓公交車“閑置”,造成浪費;

這使大慶網約車管理一度處於“兩難”之中。

大慶市交通管理部門調研發現:

“發展出租汽車的根本目的是為了更好滿足市民的出行需求,這是宗旨。”劉軍說。

從城市佈局上看,大慶市屬“組團式”城市佈局,區和區之間距離較遠,公交車難以高密度運行,還存在許多“城中村”,公交運行車次更少,巡游車不願意去,群眾隨時出行的願望得不到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