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粉丝电影-粉丝应援更多的也是承担了一部分影片的宣传工作

  • 时间:

【王健林财富缩水】

追星的內涵現在已經發生了很大變化,以胡歌為代表的一大批非流量明星連同許多“路人”尚未適應現在的變化。在他們的經驗里,追星應援或許還停留在超女時期掏出手機編輯短信投票。近15年過去,伴隨著國內娛樂工業的生態變革與粉絲文化的成熟,粉絲常規應援方式變得更加多元。

【娛情觀察】胡歌主演的刁亦男執導電影《南方車站的聚會》,入圍戛納國際電影節主競賽單元,並將於12月6日在國內院線上映。影片尚未上映,“胡歌不支持粉絲集資應援”的熱門話題先一步進了大眾視線。起因是11月6日晚,胡歌粉絲後援會@古月哥欠觀影團發文表示將退還粉絲們為電影《南方車站的聚會》募集的捐款。隨後,胡歌本人發文回應稱自己“對粉絲應援的態度一向是不認同、不支持”。並表示,“粉絲買票走進影院或者包場集體觀影行為我感激不盡,除此之外的任何非常規操作都是我不希望看到的。”一時間對於“粉絲應援”的看法,成了網友們的談資。

通常來說,一般包括以下四種:一是現場應援。即現場參與明星的演出、見面會等活動,達到一呼百應、帶動氣氛等效果。二是廣告應援。包括但不限於生日應援、新作品與新活動宣傳等,通常由歌迷集資為其做宣傳,比如地鐵、公交車站、機場等地的廣告牌,橫幅,戶外LED大屏等。三是物品應援。指購置禮品送給偶像及其身邊的工作人員,同時表達了對工作人員工作的支持。四是公益應援。以偶像的名義做慈善活動、公益活動或善款資助等,傳遞正能量。

胡歌在《南方車站的聚會》中的形象。

胡歌對應援的不認同與不支持態度,在他的聲明中可以看出,主要指的還是“除買票、包場集體觀影行為之外的非常規操作”,比如曾被詬病的“鎖場”行為。這裡存在一定的“誤讀”和“誤解”,將粉絲應援直接等同於非常規操作。

換言之,粉絲應援更多的也是承擔了一部分影片的宣傳工作。至於票房,只能說是錦上添花。在今天的觀影環境里,只靠流量與噱頭是再也行不通的。所以,我們也可對粉絲應援在瞭解的前提下適當脫敏、不必談之色變。一方面,要對廣闊的市場與成熟的觀眾有信任,另一方面也要更好地認識今天的粉絲文化現狀,給一些轉型期的偶像及粉絲共同成長的機會。(滕朝)

隨著“流量”越來越多參與影視作品的製作,與電影相關的應援也逐漸增多。初期確實存在一些“不理智”的行為以及管理不善等問題,如“鎖場”、控評等。目前基本形成的“常規操作”有:集資包場,社交平臺宣傳及周邊贈送。包場觀影也是粉絲群體的一次“團建”活動,形成了一個“有愛”的空間,同時也會呼籲將應援的黃金觀影位置留給路人觀眾。

在社交網絡的宣傳方面,應援言論的原則也由“強硬、一切以偶像為主”向“拋開粉絲身份的桎梏、重視話題”轉向。在無數次撲街的“強捧遭群嘲”的經驗下,“客觀評價、虛心聆聽、不影響路人觀感”正成為飯圈的“新共識”。

胡歌的態度“贏要光彩,輸不丟人”表明瞭自己對於演員這一職業的尊重。而站在粉絲的立場上,常規的應援也並無錯處。胡歌的做法當然也是在保護粉絲,他認為“這是家事”,而被誤解“非常規操作”的粉絲同時也很“委屈”。其實,除去觀影團管理與溝通上的問題外——觀影團應提前做好與明星工作團隊的溝通與協調工作——問題還在於這場“對話”並沒有發生在同一“語境”里。

比如《少年的你》上映時,易烊千璽官方後援會的要求便是:“1.電影正式上映後,請大家在觀影后積極且及時地參與各大平臺電影評分,要拋開”粉絲“身份的桎梏。2.從觀影者而言,專註角色、題材及電影本身,對電影內容進行客觀評價。電影影評不做無意義誇贊,切忌一句話刷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