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好莱坞主义-娇娃们的角色和气质不以讨好男性观众为目的

  • 时间:

【李庚希抽烟】

但不得不說,本片對於女性主義的推崇和渲染有些過於完美了,這就導致整部影片顯得失真和兒戲,更像是給女性觀眾營造的一個“女性主義完美夢境”。在這個夢境里,女性們可以開著豪車滿世界穿梭執行任務,基地里有各種漂亮衣服鞋子隨意挑選,還有一個叫“聖人”的男性給你服務,他溫柔優雅,精通廚藝,會理療按摩,還是個心理治療師,這樣的男人就是女性夢中的“完美男閨蜜”吧!

還有開場戲結束之後的片頭,老版《霹靂嬌娃》的傳統是:伴隨著老美劇《霹靂嬌娃》的經典主旋律,由三位“嬌娃”出鏡並配有“查理”介紹旁白的畫面。但本片摒棄了“致敬”,不僅用上了全新配樂,三位嬌娃也沒出鏡,而是換上了呈現追求自我、活出個性的“全球女性大聯歡”這樣一種片頭,這無疑就是“女性主義思潮”在影片中的直觀表達。

新版《霹靂嬌娃》十分註重在嬌娃間營造一種“女性情誼”的情感氛圍。尤其是黑人嬌娃和“暮光女”之間的戲份——兩人都是鋒芒畢露的個性妹,一開始針鋒相對,彼此有些看不順眼,直到兩人經過“工廠大戰”互相幫助、攜手對敵,才真正敞開心扉接納對方。“工廠大戰”之後,帶著大戰疲憊的三位嬌娃坐在伊斯坦布爾的游船上彼此依靠,從這一刻起,她們像家人一樣真正成為一個親密整體,這也是導演極力渲染“女性情誼”的一場戲。

上面說了“雙刃劍”的一面——問題,下麵說說“雙刃劍”的另一面——特點。本片對於“女性主義”的表達欲望,堪稱好萊塢商業片中前所未有之強烈。開頭“暮光女”克裡斯汀·斯圖爾特跟那個“亞裔臉”反派的對白,就涉及了“女性選擇權”“男性對女性的性別偏見”等幾個女性主義話題。

片中還有不少對於好萊塢商業片傳統的“男性思維”的顛覆與逆反的內容,目的就是塑造獨立、自信、堅強、勇敢、有個性有頭腦、離開男人完全也能活得瀟灑、活得精彩的這樣一種當代女性形象。當你看到結尾,會發現幾乎所有男性主要角色都是壞蛋。好萊塢以往比較愛塑造一些無腦的花瓶妹,本片就來展現有權力、有地位的男性也可以是愚蠢和無腦的,正因為他們的自以為是、自高自大,更能折射出女性的理性與真摯、聰明與機智。他們對嬌娃們一次又一次的輕視,結果就變成嬌娃們對他們一次又一次的“打臉”。

但在新版《霹靂嬌娃》里,嬌娃們的角色和氣質不以討好男性觀眾為目的。她們的個性和魅力不是為了男性觀眾而散髮的,而是為了女性觀眾而散髮的;不是要讓男性觀眾心中發出“好漂亮的性感妞”的感慨,而是要讓女性觀眾發出“我要活成她那樣的女人”的心聲。

此片最直觀的觀影體驗就是:“女性主義”的相關話題偏多,信息量偏大,導致觀影過程並不是那麼輕鬆愉悅。這是女演員伊麗莎白·班克斯當導演拍攝的第一部好萊塢動作片,雖然她此前有執導好萊塢歌舞片《完美音調2》的成功經驗,但這顯然對她拍攝一部商業動作片無甚幫助。本片的“女性主義”表達足夠,而“爆米花”程度遠遠不夠。對於中國觀眾,甚至是對於中國女觀眾來說,能否有效接收本片通過大量對白註入的女性主義思想,是不敢讓人抱有太大信心的。

本片著力營造三位嬌娃之間的情感戲,這在某種程度上也是對好萊塢動作片主要展現“男性情誼”(bromance)的一種顛覆。大家可以經常在好萊塢商業動作片中看到各種“男性情誼”的設計,比如“漫威電影宇宙”里的雷神和洛基,比如《大偵探福爾摩斯》裡面的福爾摩斯和華生,但“女性情誼”就只是在《牛仔褲的夏天》之類的好萊塢情感片中出現了,在動作片里是不多見的。

這種顛覆與逆反,在三位嬌娃的角色形象以及氣質方面也有鮮明體現。對比卡梅隆·迪亞茲、德魯·巴裡摩爾、劉玉玲在老版《霹靂嬌娃》電影里的角色就不難看出,雖然老版電影也強調了嬌娃們在男人面前的強勢,但她們在執行任務過程中的各種搔首弄姿、載歌載舞,其實都是在給男性觀眾的眼睛“發糖”,是在極力討好男性觀眾的。

近幾年來,受女性主義思潮影響的新版《星球大戰》《饑餓游戲》《冰雪奇緣》等眾多好萊塢大片都創造過口碑票房雙豐收的佳績,但像新版《霹靂嬌娃》這樣徹底拍成了一部“女性主義宣言書”,在好萊塢主流商業片中,還是比較罕見甚至前所未有的。這就對影片形成了一種“雙刃劍效應”,特點有多鮮明,問題就有多嚴重。

在這個夢境里,女性總能打得過男性,即便一開始打不過,最後也能完全憑實力戰勝他。整部影片除了“暮光女”有一個胳膊擦傷需要敷藥的小傷之外,其他的打鬥戲也只是把嬌娃們弄髒一些、狼狽一些,嬌娃們從頭到尾幾乎不會受傷流血,不會有損她們的完美容顏。(列文)